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飞向南半球......大洋州自由行纪实之 新西兰(六)


2007年12月9日 周日 蒂阿瑙-米佛峡湾(来回 )

今天计划开车到新西兰南岛最闻名旅游胜地——米尔福德(米佛)峡湾。

本次行程创记录的一次早起,六点多就已爬起来(地震预兆,奇迹出现),八点正我们的汽车就迎着高升的太阳,沿蓝色的蒂阿瑙湖向西北方向奔驰。

蒂阿瑙还有不少景点值得游玩,比如著名的萤火虫洞穴,据说长达200米,狭窄只能通过小船,里面有瀑布、漩涡,更有个萤火虫居住的地方。不过想到那些黑夜中发出美丽荧光的实际是菌蚊科昆虫的幼虫,我们就马上扫兴放弃了。

 

离开蒂阿瑙顺湖畔公路前进,一路伴随的都是如画般的湖景。“指南”书中把这条风光路形容得那么诱人,我们也早早出发,好留有充足的时间慢慢欣赏途中景色了。

一辆房车停在路旁,车主人还在甜蜜的睡梦中呢。在澳洲新西兰租房车旅行很方便,因为旅店就跟着你一起游天下,随时可停下吃住玩。当然安全性是第一位,我们还未听说过发生抢劫谋财之类的事情。

浴在早晨和熙阳光中的蒂阿瑙湖,就像一位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村姑那样纯朴秀丽,惹人怜爱。

拍完这面转过身子又拍那面,举起相机东南西北分分钟都是靓景!老B抗议:刚走了几公里就停下两次拍照,如此下来何时才能到达米佛?!

逆光拍摄草地上的羊群。因为母羊很警觉,不能靠得太近,只能拉近距离补够。

走了半天,还是蒂阿瑙湖,不过很快我们就要转往东北方向挺进了。

 

这里日照时间特别长,往往清晨五点多就艳阳高照了,而到晚上九点过才盼到日落。早晚较冷,白天太阳晒得头顶冒烟,晚上要穿上厚大衣。抬头仰望星光熠熠的夜空,黛色透蓝的天幕点缀的已不是我们往日熟悉的星宿了,时时觉得有点怪异,也才会记起这儿位于地球的南半球,离我们故乡很遥远 ……

 

 

突然,正在开车的老 B 指着不远处河滩发出一声惊叫:看!看!哇!跃进眼帘的是一片的五彩花海。碧空万里,远处雪山闪银光,蓝色的小河流淌,垂柳婀娜的河岸、路两旁和宽阔平缓的河滩上黄色、金色、紫色、红色、白色、粉红、粉紫的串串野花正朝着明媚的太阳竞相盛放。

 

恍如入梦,走进仙境......连成一大片的花海顺着河滩直开到到天边。这种野花(也不知花名是什么,狮子起名:新西兰彩雀)是新西兰特有的品种,草本,每年一次发芽开花结籽,冬天凋零,春天重生,有极强的生命力。

在水一方,独赏倩影。花的色彩很多,由于种籽靠水流、风吹传播,因此一段区域往往以某色为主,这片花海就是以紫为主色调。

连流水都是蓝色的,是否染上了蓝天的色彩?

如此壮观的花花世界,让人心灵震撼!无法用言语表述此刻我们的心情,只能默默感激上天对我们的厚爱,有幸亲睹花仙子群芳颜。

 

一头扑进花的海洋,空气中飘溢着花的清香,耳畔传来蜜蜂飞过的嗡嗡颤音,徜徉在花丛中的我们,为这突如其来、从未见过的如此惊艳所兴奋忘情陶醉流连,这时听到 MYGOD! MYGOD! ( 我的天!我的天!) 原来是身边一位金发女子不由自主发出的连声惊讶赞叹。

 

看到了吗?狮子正藏身花丛忙着拍摄呢!

很难用适当的词汇形容,也很难用适当的词句表达,荒野中长出的花儿迎着阳光自由舒展尽情绽放,如此欣欣向荣生机勃勃,如此光彩夺目(野花不让家花,野花也可以同样美丽出色)。我们从中悟出“花样年华”的难能可贵。

路蜿蜒延伸,通过起伏的农田,农田位于凿出蒂阿瑙湖的冰河的侧面冰碛之上。

 

由蒂阿瑙到米佛 119 公里的路途是一次顶级的新西兰野外广袤和美丽风光奇迹之旅。穿越了草原、湖景、沙漠戈壁、原始森林、热带雨林、裂谷深渊,冰川雪原,最后展现眼前的是迷人的米佛海峡。

 

这可有点儿“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了。草原上,一群绵羊在带头羊的率领下准备集中前往“剪羊毛”。每年初夏就是剪羊毛季节,羊儿要运到专门的场地,由专业工人操剪,刚剪过毛的羊很丑陋。新西兰和澳洲每年都举办工人参与的“剪羊毛”大赛,更有为游客而特设的“剪羊毛”表演。

穿越森林。除了中间开拓一条公路外,密密的大森林一切如故,没有任何破坏。林子里长的全是山毛榉树,有红榉、白榉和山榉。

风景绮丽——小河、草地、花儿、树林、雪山。可惜蓝天少了几朵浮云,要不就更生动了。

雪山草地

古木逢春,长出细碎的叶子,阳光透过闪动着翠绿的光泽。

米佛海峡是南岛人气最旺的旅游景点,每天往返汽车不少,虽要翻山越岭但全程路况很好。新西兰所有的道路指示明确,主次责任清晰(如狭窄路口桥头都会标出通行优先权方),驾驶者自觉遵守交通规则,一路过来从未经过收费站,更没有遇见任何一桩交通事故。

平静如镜的——镜湖

离海峡越近,植被也开始发生变化,树木渐多了,空气湿润了。

翻过一座高山,路旁就有一大摊未融化的冰碛,有游人走上前玩冰。

冰川就在眼前,但这些冰川已很脆弱单薄了,随着地球日益变暖,或许不久就会消失。

山顶的积雪在夏日阳光下渐渐消融,化作雪水淌下石壁。

自然植被在接近米佛海峡时发生了引人注目的改变,树林里生长着热带雨林特有的蕨类植物,张开巨大如羽毛的叶子,吸收午间照进树林里的缕缕阳光。

走进米佛峡湾,这是原生态的荒野地区,被无数深深凹进的海湾切分开来。

 

乘风帆游轮三个小时每人 83 元,顶着强劲的寒风沿着峻峭的、侵蚀风化而成的悬崖之间蓝色的水面行进,饱览这个世界角落特性的海峡风光,还有幸见到了大洋洲独有的毛海豹,它们正躺在靠岸的大石头上睡觉晒太阳呢。另加海底世界看游鱼珊瑚海葵 28 元,合计每人 111 元。

 

码头后面就是苍翠的密林,连绵的青山。

有不少型号的游艇供游客选择,价格相差较大,有便宜有贵的。想到这辈子也难得来一趟,我们就选了这艘仿古风帆船,其实开船时根本没有张开风帆,加上风大寒冷,人们都只好缩进密封的船舱,只能透过大玻璃窗浏览峡湾风景了。

又有一艘游船靠岸了。今天游人很少,到达就可买到船票,很快也可以登船了。而旅游旺季时往往要排长龙等候,候船大厅如同国际航空机场那样熙熙攘攘,因此才有“指南”要游客尽早出门的忠告。

深凹进的海湾像弯曲的手指伸向太平洋西南部的塔斯曼海,我们的游船顺着“手指”乘风破浪向前进。

开始人们都挤在前舱甲板,希望能占一好位看海景。不料离开码头不久,迎面就刮来一阵阵强劲的寒风,海水掀起“白头浪”,船身摇晃,快速前进的船头激起的浪花飞溅......即时顶不顺,个个夺路而逃,还生怕跑得慢呢。

沿海湾游船,饱览两岸风光,我们开始领略到峡湾的奇特和美丽。

作为新西兰西南部蒂瓦西普纳默世界遗产区的一部分,此地仍很好地保留着原始状态,两岸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

海水深蓝色,但经过一片水域却惊奇地发现水变成红褐色,我们怀疑是中国沿海常发生的“红潮”。后听介绍,那是随山上的飞泉流下海中、营养丰富的微生物所致。

高山密林,飘来一片如白色棉絮的云。

峡湾豁然开阔,我们的游船已驶出峡湾,前面就是太平洋啦。回头望去,一朵朵白云绕山间,美哉!

到米佛峡湾的另一愿望就是看看这些海生海长的野生海豹了。果然心想事成,只见海边一块大岩石上面东歪西倒躺着十来只海豹,这些世界遗产区里最长期的居民们正舒舒服服享受着温暖的太阳呢。

据统计,米佛峡湾平均每年降水量6米!雪山融水、时时降下的倾盆大雨形成了悬崖石壁层层叠叠的瀑布,风吹水花化为水粉四处飘散,仿佛一幅轻柔抖动的薄纱。

到离海面30米深处近观海底世界的生物,虽花费28元也值得。中午阳光直射海底,非常清晰地看到水中鱼儿和海草、白色的珊瑚、攀爬在岩石上的大海参......

一条身上有漂亮花纹的鱼游过来,慢慢悠悠摆动尾巴,像在水中散步的绅士。

长在石头上的海葵,不似葵花倒像是秋天开放的菊花。想到这次第一站的澳洲凯恩斯大堡礁,一班人坐上摇晃的“玻璃船”,弓着腰“朦查查”看海底珊瑚,嘿!还是这里合算!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正好借李白名诗句用用

 

离开米佛峡湾,穿行在如同绿色拱门的林中路上,我们继续驱车前往其他景点。其中裂谷小径特别有意思。

 

潮湿闷热的密林深处长着大片蕨类植物(因植物学识浅薄,见笑),新抽出的叶子犹如对称的图案,更像精美的工艺品。

踏上深幽小径,东张西望四周葱茏林木,此时隐隐传来闷雷声,侧耳静听又似水声。循声而去,水声越来越响,只见一股白色激流从密林冲出,经过已被水侵蚀得千疮百孔的大石头,一下跌落数米深的狭窄裂缝中,形成很深落差的天然石桥,伴随着轰隆隆的水击声。这是从天然石桥往下拍的照片。

从高大的山毛榉树后面可远望海拔2746米的MtTutoko山,——峡湾最高峰,顶峰有白色的积雪,融化冰水顺着陡峭的悬崖流淌。

山上冰雪世界,山下绿意融融,看不尽的无限风光。

汽车小心爬上连续多个急弯的盘山公路,这是出入米佛峡湾必经的一个大峡谷Cleddau Canyon, 四周环绕的山峰冰雪覆盖,犹如直立的高墙,道路险峻。前面就是Homer Tunnel隧道口了。

 

来回均要穿过一条从 1935 年开始动工,直至1953年才完成,应是世界上建设期最长、我们所见工程质量最次的隧道( 长1070 米 ),不过当我们了解到建设者在如此艰难困苦环境中的努力奋斗时,一切都能谅解并向无名英雄们致以深深的敬意!

 

老B全神贯注驾驶,狮子车上所抢拍照片。涓涓细流从峰顶淌下,聚集成溪再汇成江河,最后流向大海。这就是滋润大地,养育地球上所有生物的生命之源啊。

从光亮的户外突然闯进一条黑洞洞的隧道,赶紧打开车灯,放慢车速通过。东西向隧道里的水泥墙面粗糙,路窄不平仅能单行,往往要等半天才能轮到一方放行,而旅游旺季时应更惨了。

简陋破旧的隧道口。很难相信堂堂富国新西兰今天还有这么“老土”粗制滥造的东西!

隧道始建于1935年,整个过程极其艰难艰苦。不过也为当时的经济萧条期间提供了大量急需的就业岗位,随后的战争爆发影响了进度,因此工程断断续续直至18年后才基本完成。图片真实展示了建设过程的实况,这是一条用劳动者血汗甚至生命铺就的大道。

 

在隧道西出口广场停留,领教到“食羊鹦鹉” kea 的厉害(又称食肉鹦鹉), 这是世界上唯一的高山鹦鹉。它曾在英国 BBC 电视台的动物聪明大赛中 , 打败猫、狗、海豹等动物 , 被称为世界上除了猩猩和人以外最聪明的动物。

看到它那试图伸进车窗内长而尖利可怕的喙和爪子,我们也和众人一样,惊恐扑向车厢关闭门窗,赶紧大踩油门逃之夭夭。

 

食羊鹦鹉粗鲁无礼,放肆地飞到车玻璃前面向你示威。这位仁兄为了摆脱霸道鹦鹉的纠缠,又刹车又急起步,一会加速疾跑,半天才甩掉。

只见它“嗖”的一声飞到我们的车顶,锋利的爪子搭在车窗上方,探出脑袋试图看看有什么“笋野”到。老B一见鹦鹉那尖利可怕的喙向他伸来,即时心惊惊,赶快摇起窗玻璃,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蓝色的溪水汩汩流向远方。为了寻找地图上指示的一个“有趣”的地方(据说有徒步者露营地、博物馆,以及极高的Homer unnel 瀑布),我们在分水岭沿着山毛榉林中的土路行进二十多公里,风景不错,不过半天不见一个人影,最后来到一座人行木吊桥上,前面只有一条铺满绿草小黄花的步行小路了。于是拍下这幅照片后转身打道回府。

高高的山峰遮住了艳阳,山毛榉树多姿的身影格外有灵气,山和树仿佛正唱着一首和谐的颂歌。借着逆光拍下这张自己感觉还算满意的照片。

黄昏回家的路上

夕照蒂阿瑙湖,波光潋滟。

高坡上的桉树。此时正刮着猛烈的大风,把我们吹得几乎站都站不稳了。这一大一小的桉树像是一对父子屹立在坡上(伟岸粗壮的大树得要四五人才能围抱),看着苍茫大地一年四季的变化。

太阳藏在厚云中,光线却透过云层投下湖面,织就丝丝缕缕的“耶稣光”。

傍晚的悠闲——回到蒂阿瑙,湖边散步见一位女子正在大树下荡千秋,面对着漫天落日霞光和金光闪烁的湖水。

美好的一天结束了,再会蒂阿瑙!再会米佛峡湾!

 

今天拍照片也是创纪录: 共553 张,行车里程: 266 公里。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新西兰篇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