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飞向南半球......大洋州自由行纪实之 新西兰(四)


2007年12月5日 周三 奥阿库尼镇-惠灵顿

昨晚天气预告今天会下雨,起床后赶紧出门观天。还好,薄云漫天,鲁阿佩胡山头戴白白的雪帽子沐浴在晨光中,老 B 抢先拍了几张。

早餐是白粥 + 饼干。结账后专门到据说评为奥阿库尼镇最“俗”之景——一根冲天大红萝卜雕塑前拍照,算是来个告别照啦。随即转上 4 号公路,今天我们的行车目的地是新西兰首都惠灵顿。

 

昨晚我们住的旅店。店主人有文化并能熟练使用互联网,他多年前曾到过中国的北京和西安,我们邀请他再次到中国来,特别要去云南丽江和我们束河“如意坊”的家作客。澳洲和新西兰的旅游地到处都有标着“MOTET"的汽车旅店,专供自驾车人士泊车、住宿、自助煮饭,很方便。不过也发现不少店主人(尤其年纪大的)连电脑都不会使用,更别说有提供“无线上网”的奢望了。

马路对面一间在建的房子,工人在铺设屋顶。新西兰地广人稀(奥阿库尼镇仅有常住1490人),家家住小楼房有独立花园,不像中国城市分分钟地价贵。由于没有台风暴雨之类自然灾害,所建的房子很简单,几乎就是“拼积木”。用槽钢角铁把框架搭好,屋顶加铁丝网,然后上钢扣板作外墙,屋顶也是铺钢扣板,当然内部装修就看各人喜好和财力了,真是“多、快、好、省”!

众所周知的奥阿库尼镇“大胡萝卜”

 

路旁景色不错,大片长势茂盛的草地和森林,牛羊散漫游荡其中,发现来往车明显少多了,正窃喜,不料一会功夫就知错了。原来 4 号路以山路为主,山虽不太高可急弯极多,加上路窄车速快(时速限 100 公里,其实根本不可能),驾驶要十分小心很费神。

 

平缓的坡地草场和树林,一片连一片看不尽。

新西兰的畜牧业很发达,是国家主要经济主流。不过和我们想象的还是有很大的距离,一路所见都是广阔的牧场,但不会有太多的牛羊,罕见乳品加工点,几乎未见过冒烟的工厂矿山......真不明白如此强劲的社会福利究竟是用什么来支撑呢?

开上4号公路,刚离开小镇时,道路还很不错。

回头凝眸望雪山,可惜这次我们没能遇上火山喷发——终生遗憾!

路经仅有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庄,光顾这个“迷你型”公共厕所,里面干净卫生,条件简陋但所需品一一俱全,村里负责管理,而使用者均自觉并有公德心。中国有句古话:仓禀实而知礼仪。仓禀实——富足了会使人“知法律、知羞耻”,这也是我们在国外常有的一种切身体会。由此也想到国内的公共设施,公民的素质......差得老远啦!

山路崎岖盘上盘下不见尽头,标的都是限速100公里,当然还有“建议M公里”的温馨提示,不过我们的汽车仅能以时速50-60公里行驶,外出驾车安全最要紧。

半途的一个汽车休息点,让紧张疲惫的司机能神经放松,况且周围的山景还挺美呢,感觉很有人性化。对比之下的国内公路,别的不讲,就是从深圳市区出发上广深高速,走70多公里到东莞虎门新桥才能见到第一个休息站,君不见那迫不及待抢进厕所方便者的狼狈样!

 

终于走出山区,经过海滨小城 Wanganui ,再转入较顺畅快捷的 3 号公路。半途经过盛产水果和蔬菜的农区,看到路边小店门口摆放不少瓜果蔬菜,顺便内进,正巧开店的是两位来自香港和广东的华侨妇人,聊了半天。听说这里聚居不少前来谋生种菜种果的中国人,问及他们的生活工作状况,答曰:揾食仲得,气候要比香港好,来住几十年了都已习惯啦。帮衬 11.5 元。

 

滨海小城Wanganui街头十字路口 。我们最怕开车入城,小城小镇还好办,大城市就容易迷失方向走错路。幸亏一路还未见过有电子眼拍照及遇到交警发“牛肉干”罚款的事。

 

惠灵顿为新西兰首都,新西兰第三大城市,但城市规模远比奥克兰小多了。开阔的海湾限制了它的城市布局,所以城区多集中在海港的一侧。别以为卫星导航定位准确,也许城市发展快我们还用着几年前的旧版资料吧,假如不是老 B 醒目,我们按卫星指路早就把车开进海里去了。

市中心区来回兜转半天,终找到临海的一个露天停车场,在自动缴费机前正琢磨如何使用,不期有好心人主动递送来一张尚未到点的停车票,还未反应过来多谢呢,哈哈,又省了 8 元!

 

在千篇一律的城市中心区里,你只能见到似曾相识的高楼——惠灵顿也不例外。由于首都也就是议会和其他国家级建筑所在地集中的地方,这座城市时时以作为全国文化艺术中心而自豪。

 

坐古老的红色缆车上山观最顶级风景,当当当的铃声和吱吱嘎嘎钢缆拉扯声带我们回到遥远的 1902 年 …… 。登高望远,青山连碧海,陡峭的小山层层叠叠点缀着色彩明丽的维多利亚式风格小楼房,山上街道弯弯绕绕,车来车往,家家小院种花植树。

到缆车站旁幽静的植物园游览(免费),那也是惠灵顿大学校区域,在老天文台前面,一尊一战时期俘获德军的大炮默默守望远处宁静的海湾。

 

每人仅花4.5元买张来回票,我们就搭上这辆神气的红色缆车来到惠灵顿最顶级的观景之-的山顶Kelburn了。

山顶的缆车终点站,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缆车博物馆(免费),介绍缆车从1902年至今的传奇故事。

这里是观景和拍照的最佳点,而且花费少(仅需缆车费,当然不能乘以6倍与国内相比)!蓝色的海湾风平浪静,沿海的山丘起伏连绵。

被大海和绿树拥抱着的城市

这个旧式的烟囱很趣怪吧?在惠灵顿市区的房子多是维多利亚式的两层小楼房,从山脚一直建到山顶,红、蓝、绿、灰色的屋顶粉白色的墙,非常醒目漂亮。

惠灵顿地形和香港相似,多山,不是上坡就是下坡,所以人们的“脚骨力”特别劲。这个位于北岛南部海滨、1865年才从奥克兰迁来的首都,最大的优势就是贯通南北的交通。

山上一景

林荫路上的行人不多,一个遛狗的女子。

没有围墙的植物园也在缆车终点站旁,其实就是一个占地25亩的大花园,市民和游客随意在内穿行游览。

这门大炮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由惠灵顿籍的新西兰军人缴获的德军战胜品。新西兰建国以来国内未发生过战争,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们是幸运的。

建于1907年的卡特天文台。规模很小还要收费,没有什么特色,看过格林威治天文台的我们也就懒得内进参观了。

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坐在高高的山坡上静静眺望这个多彩的城市,目光缓缓穿越蓝色的天空和大海,脑海一片空白,那就是幸福。

这是建于1912年的旧轮渡码头,位于最繁华的市中心区内,现使用的新码头就在附近。新西兰政府对有历史意义的文物采取保护保留政策,绝不随意拆除毁坏。

 

打算明天一早到机场还车,然后转乘飞机去南岛。按租车规定还车前先加满油,然后准备到机场附近落脚住宿。不料此地不同其他旅游小城镇,旅店不多也难找,最后在一家“ 747 ” 汽车旅店住下, 120 元一晚。价高而且条件不怎么样,卫生更是不敢恭维了,无奈天色渐暗人也觉得疲倦,只能凑合作罢。

晚餐全力消灭剩余物品。狮子用 3 元牛脊骨加洋葱煮了一大锅,香溢全屋。老 B 饱食大餐直到要吃藿香正气丸消滞。

 

 

2007年12月6日 周四 惠灵顿-皇后镇

昨夜的床实在太差了,不但软还像火山口往里窝,辗转一夜未睡好。清晨狮子被迫爬起,口干(牛肉大补)喝水,听见屋外传来阵阵风声,尖利如哨,低沉如泣,实在恐怖。惠灵顿被称之“风城”名不虚传。

上午九点多就赶到机场还车。很简单,把车停在指定车场后把车匙交给柜台就 OK 了(租车时已登记的信用卡自动扣款)。连检查甚至看看都不需要!机场候车厅里又开始翻看“旅游指南”了,力图在最后的时间里对南岛和即将到达的皇后镇有个大致了解。

飞机中午 1 : 15 起飞, 2 : 00 到达南岛基督城,中途转机。那是一架小型螺旋桨飞机, 2 : 45 起飞,一个小时后顺利到皇后镇。途中飞经新西兰最高山峰——库克山,由北向南纵横连绵的群山披上白雪,十分壮观。而脚下起伏突兀的高原黄色山峦尽是不毛之地,人烟稀少。

 

到新西兰的山区乘飞机要比坐汽车方便快捷和实惠。在基督城机场里见到人们拿着大包小包,像搭公共汽车那样挤着排队候机,而机场工作人员则“人工报站”,大着嗓子喊叫,我们要分分钟竖起耳朵,生怕漏掉半个字,假若赶不上飞机可就倒霉了!

空中看基督城Christchurch。在辽阔平坦、精耕细作的坎特伯雷平原地区的一座风格独特的城市。过几天我们将要返回这里,结束本次大洋州之行,然后飞回中国。

飞机向西南方向飞去,我们下一站是位于崇山峻岭中的皇后镇。很快,脚下的大地变得高低不平,光秃秃红褐色的起伏山体脉络清晰,间中有一块块不同形状的蓝色碧玉,那是高山的湖泊。

到皇后镇的人往往怀有种种美好愿景,因为那里有冲动刺激的户外运动,也有美得令人窒息的景观,有百般无聊的买醉放松,更有随心所欲的悠闲漫步......。我们坐在机舱左侧,无法很好地高空拍摄途经的库克雪山,很可惜!照片依稀可见山顶上有纵横交错的一条条白线,那是不畏艰险的徒步者走出的山路。

皇后镇Queenstown是政府投资支持的旅游胜地,每年能吸引百万以上的游客。这里被誉为“激情之都”,地方规模虽小,却动感魅力十足,是来新西兰旅游必到之处。照片上的是皇后镇机场一景,时髦女郎和后面的三个面部表情严肃的毛利人雕像相映成趣。

机场有很多免费旅游资料任人阅取,也都有国际连锁租车行的服务柜台,我们找到AVIS递上预约单,对方打开电脑查对确认并签几份文件就行了。车行把车号车匙交给你后,自我服务到车场去找车吧。当然,等候你的都是经过车行检验合格、一尘不染、油箱灌满、能保证安全行驶的汽车。

 

皇后镇—— 昆斯敦被称为新西兰的激情之都,充满了动感,她是嵌镶在高原崇山峻岭中的一颗耀眼明珠,依偎于南阿尔卑斯山的怀抱之中,依傍一池粼粼碧水 ……美不胜收。

 

刚出机场不远就看到路边的一段碧水,赶紧停车拍照,那蓝色的湖水就足以让我们两眼发光不忍离去了。

 

很幸运,不像风大云低的惠灵顿,这里蓝天白云日照强烈,机场开车到市里顺利找到旅店。红色尖尖屋顶的二层小木屋藏在树丛花丛中,恍如童话世界,很喜欢。环境用品都理想,也是配小厨房的公寓,每晚 120 元。

听川说了一个笑话,她的四位广州女友自驾车游南岛,见山路崎岖急弯多,为保安全一路小心行驶,不料半途被警车追截——忙问:超速?违章冲红灯?NO!警察质问:为何车开得这么慢?!前面的一部“蜗牛车”后面就有一大串车队了。

稳阵起见,我们在南岛租车外加了每天20元的意外车险。不过事后发现这些所谓惊险山路,对老练熟手的老B来讲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斜阳照在院子里的红叶和白花上,通透亮丽。 远在1862年,因为两位工人的意外发现,沙特欧瓦河岸沙石中有黄金的消息传出采矿者蜂拥而至,不到一年,偏远小山沟就迅速发展为拥有数千人的小镇。新西兰政府宣称这里是“为皇后量身定做的”,从此就有了Queenstown这个响亮的名字。

当我们来到这个没有围墙没有人看管,但每个房间门口都插着钥匙的旅馆时,就觉得很奇怪了,院子有个小电话亭,按张贴纸上指示拨通了旅店管理员电话,询问房价后告知她我们准备住下,管理员的回答更让我们跌眼镜——“你们自己开门入住就行啦,等明天上班后我再来收款吧”。天!假如在广州,就算有天地防盗门也难挡精明贼人的手脚哇。

市区中荒草地上的一丛自由舒展枝叶,热烈开放的紫花高山杜鹃。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发现金矿后,小镇一夜之间成名,成为淘金者的冒险世界;二十世纪初,金矿已逐步挖罄,小镇日渐衰败,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皇后镇才重新脱颖而出成为新西兰最受欢迎的度假之地。

哇!真是顶天立地的松树巨无霸!这些有上百年树龄的老松都是当年淘金者所栽种。如今时过境迁花开花落,可老松树依旧苍劲伟岸,傲然屹立在皇后镇的瓦卡提普湖畔。

开门见山,出门还是要爬山坡,我们顺着门前的这条大路到市中心商业街去,准备光顾超市购食物,今晚的饭菜还未有着落呢!

 

皇后镇海拔 310 米 ,傍晚坐缆车到后山顶观光,每人来回车票 21 元,据朋友推荐在山顶餐厅吃西餐很正看湖景很写意。小小缆车和长达 7.5 公里的澳洲凯恩斯森林缆车无得比。

半山处有世界第一个商业性质的“笨猪跳”,介绍说平日坐缆车经过会听见笨猪跌落深渊时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山顶眺望蓝色湖水和褐色群山,心旷神怡,可惜建了一间餐厅,还有水泥滑车场,大煞风景。

 

缆车站里悬挂着十来个国家的国旗,这几面分别是: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国国旗,奇怪的是在另一面墙上还挂有台湾旗。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国旗图案很相似,可能是因为这两个国家历史文化经济上相互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同姐妹手足,不可分隔的原因吧。

 

恬静秀美的瓦卡提普湖。

搭乘全长731米、据说全世界最陡的缆车道登上海拔450米、山石破碎稀松的鲍伯山。

暖暖的阳光照在风中摇曳的路边野花上。这是我们在新西兰第一次看到这种五彩缤纷的花,真是又惊又喜。不过,后来途中“天涯处处有靓花”,真是大饱眼福了。

山上种植杉树,树高林密,连草都不长。

山上除了西餐厅外,还有弯弯绕绕下滑的小撬滑雪(没有雪只有滑水泥道了),照片上的是接送游客继续上山的吊缆车。

居高临下饱览皇后镇湖光山色的迷人风光,镇中心区延伸的绿色半岛是昆斯敦花园。

镇里的一个港湾,也是一个有着长久历史的轮渡老码头。

看,这个被绿色帆布蒙罩着伸出悬崖的铁架就是“笨猪跳”的跳台了。来皇后镇的年轻人可以参加许多刺激冒险的活动,其中最闻名的是蹦极运动。

 

傍晚时分,还是赤日炎炎,耐心在山顶餐厅休息室里等待黄昏金色落日给湖水洒下金光的美景,九点多日光才渐柔和,橘黄色的霞光笼罩在天宇山间,日落后气温即时骤降,冒着寒风奔出室外拍照,可惜“无野到”,大叹失望。

 

同一地点,同样的地方,不同的景色,那可是经过了百年沧桑的变化啊。左图拍摄于1840年,而右图则是2006年所拍摄。

依山傍水的皇后镇,夕阳最后的霞光抹在对面的高山顶上,红彤彤的一片。而此时山下的千家万户已沉浸在黄昏暮色中。

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纯净而高深,山峦轻斜淡倚,黛色灰蓝或绛红,湖水像是凝脂美玉,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简单明了。刺骨的晚风吹来,我们拍了这张“最后的夕照”后,就把脑袋缩进并不能抵御寒冷的大衣里,赶紧坐缆车下山。

 

下山寻食。超市早收档,流连沉静无人街市,最后到“肯德基”花了 6.7 元买小袋薯条和小袋炸鸡块“塞牙缝”,回旅店煮速食面充饥。

 

皇后镇充满幻想的夜晚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新西兰篇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