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飞向南半球......大洋州自由行纪实之 新西兰(三)


2007年12月3日 周一 罗托鲁阿-圣瓦欧陶-陶波

出门在外特别会留意天气情况。还好,天晴有薄云,新西兰的阳光紫外线不亚于丽江,外出活动分分钟可要戴太阳镜,我们还随身带了防晒油,不过懒得用,本来就够黑了。据说南极上空的臭氧层开了一个漏洞,太阳光线长驱直射进大洋州了,对皮肤伤害尤其严重。

离开罗托鲁阿,直奔南面的地热神奇之地——圣瓦欧陶 Waiotapu 。经过牧区和郁郁葱葱的林区,与英国牧歌般优美的田园风光相比,这里多了些原生态的粗犷野性美。

 

金灿灿的野花,满目尽是“黄金花”。这种开黄花结小豆荚的灌木新西兰到处可见,初夏正是花期。2005年春我们英国自驾游时满山遍野也开着这样的花,让我们疑惑的是:欧洲英国离新西兰有十万八千里,难道连野花也远渡重洋“移民”到此?

 

Waiotapu 圣瓦欧陶是罗托鲁阿最大也是一个世界级著名的地热区域。地球历史目前有考证的三次最大火山喷发都源于此地区,这里的火山活动可以追溯到150000年前,而最初的地热喷泉则始于15000年前。圣瓦欧陶地热区总面积为18平方公里,我们看到的仅是其中一小部分。

仙境藏于热带雨林之中,不时可见林地和空旷地升起白烟,冒泡的泥浆、如雷鸣作响的水池,有趣的七彩色如巨大沸腾汤盆的香槟池,水温度高达 70 多度,水气冲天。

 

我们进入地热公园,刚走上一座小木桥,就看到氤氲的雾气从远方的山谷间升起 ,周围长着火山区特有的小花“玛努卡”灌木丛,一条没有任何鱼虾生物的清溪从脚下潺潺流过......说实在,真有点深不可测神秘兮兮的感觉呢。

有各色各样的地热溶洞,天然色彩是由不同化学元素形成。照片上的是其中的一个墨洞,恐怖的名曰:魔鬼的墨水瓶。洞深、宽约10来米,底部是一潭不断翻滚的黑色泥浆,颜色来自地下沸水带来的少数石墨和原油,热气从里面冒出,不断发出闷雷般的响声。

奇特的地理现象吸引了众多的游客前来观光,在旅游过程中也增长了见识。山谷中的一块坡地有多个大坑口,那是900年来从地下冒出的酸性水造成地表塌陷而形成的。

遍地都是倒塌的坑口,冷却或沸腾的泥浆、喷泉和水蒸气喷口,其中一些坑口有沸腾的泉水和水蒸气所带来的大量硫磺沉淀物。

壮观的香槟池是这个地区最大的一池泉水,直径深度达60米,水温为摄氏74度,冒出的气泡是二氧化碳。

像一条凝固的大河,从这里可以看到四周美丽的景色。远处的是世界上最大地热发电站之一的新西兰奥荷克地热发电站。

毗邻香槟池的景点,美名为调色板。热水池和冷水池及蒸汽口布满了各种梦幻般的色彩,在水位、方向及来自香槟池的水流作用下,这些色会不断变换。

山谷中有一片高大笔直松树林,树冠绿荫浓密,不过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所有树干一面长有黄褐色的苔藓,而另一面什么也不长。

在此可以观赏整个瓦欧陶波山谷全景。远处有南半球最大的凯加罗平原上的人工种植林,近处是“煎锅”平地,后面是绿色的格克鲁(祖父)湖,左侧是蓝色的“回声”湖,又称天蓝色湖。

翡翠绿色的祖父湖,里面含有丰富的砷元素。

地热区内温度湿度高,周围林中长着不少热带雨林才有的蕨类植物,新西兰国花为银蕨,不知是否一种蕨类的植物的花呢?

近距离观察地表美丽花纹的形态。据资料介绍,自1886年特拉威拉火山爆发将有粉红色和白色梯形地带毁灭后(现我国云南丽江地区还部分保存),这里便成为新西兰最大的的盐类沉积地带了。

从香槟池流出的水含有矽酸盐,水分蒸发后矽酸盐沉淀下来,经过900多年后逐渐形成现在的梯形地带,就像一条平静流淌的白色大河。

沸腾冒泡的香槟池也是900年前地热爆发所形成的,水中的矿物质包括:黄金、白银、水银、硫磺、硫、砷、锑等。尽管有那么多的财宝在水中,可谁敢下去冒险啊。看看沸腾水底升起的气泡吧,失足掉下去马上烫死猪。嘿!我来也!——居然有勇夫到。

虽然水中含有各种温泉带来的化学物质,鱼类无法在河里生存,不过,别以为这里就没有生灵了,在圣瓦欧陶地热区,我们见到了热气腾腾坑口石壁上、闪动奇异色彩的热水池旁筑巢孵蛋的鸟儿。

原本这汪水的颜色是极绿,活像一块圆润的碧玉,可惜拍不出那种感觉来。

气泡冲出泥浆的一瞬间,如同一朵绽放的“泥玫瑰”。

日夜不停歇翻滚的泥浆池,里面有多个气泡口,溅起的泥浆把四周的植物都变成黑糊糊的“泥树、泥草”。

 

而最搞笑的是被誉为“地热仙泉”的间歇泉。据介绍,这眼神奇的热泉每天上午 10 : 15 准时喷发,每天喷发时间约 1 小时。

一路上我们正为“仙泉”为什么能春夏秋冬风雨不误准点开工喷发纳闷不解呢,看过才恍然大悟。原来工作人员要放一个东东进去作“引水”操作,约十多分钟后才从泉口由小到大喷出一股冒泡的热泉,最高度约十米 ,呵 呵……

 

一个不起眼的小土丘,上端的洞口闷不做声冒出袅袅白烟。

上午10点钟,工作人员为游客作讲解,并把一个像半截粗圆蜡烛的“小东东”放进洞口内。众人即时伸长脖子紧张观望等待奇迹发生。

约五分钟后,洞口开始溢出带泡沫的水。

水越来越大,不停地涌出,同时还伴有蒸汽升起,有点气氛“有野到”了。

热泉喷出来啦,白色的泉水和热气直冲蓝天,飞溅的水花有点像肥皂泡沫,人们激动起来,纷纷拿出相机拍照留影。原来如此!我们也终于明白了这每天可以准点开工间歇泉的奥秘。

硫磺气在洞壁汽口上形成晶莹剔透的美丽晶体,就像淡黄淡白的水晶花。

 

午餐是茶叶蛋+棍包+牛奶。

北岛中部为新西兰的中央高原,那里又是汤加里罗国家公园的范围,拥有新西兰最雄伟的山峰,高原上巍然屹立着三座著名的火山,还有新西兰最大的淡水湖泊——陶波湖。 26500 年前的一次惊天动地震动世界的火山喷发,给北岛造成巨大的破坏,同时也留下的巨大火山口,经过千万年的雨水雪水融积最后形成湖泊。

离开地热仙境,我们继续沿5号国道南下,离陶波不远处的胡卡瀑布HUKA FALLS景点很值得一看,虽然落差仅有十米,但不可思议的是奔腾飞溅的蓝白色激流(每秒流量 160 立方米 ),晶莹清亮就像纯净透明的蓝水晶。

 

新西兰最长的河流怀卡托河在这里猛地冲向一条狭窄的深沟,形成壮观的瀑布。蓝色的河水汹涌咆哮穿过岩石峡谷,两侧是葱翠的密林。

呆呆地凝视翻滚直泻的河水,耳畔响起“蓝色的多瑙河”舞曲的轻快旋律,这时我们才明白,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蓝色的河水!

站在横跨激流的人行桥上,目送河水奔向远方,你会感受到一种激情澎湃的力量。此时此刻我们想到最多的是故乡的母亲河——珠江。

 

晚上入住陶波湖畔附近的一家庭旅馆,条件一般,标间收费 65 元,公共厨房。老 B 累得倒头就睡,这两天开右呔车还是挺费神的。

今日开车 90 公里 。

 

一队骑自行车远足的孩子们

 

2007年12月4日 周二 陶波-奥阿库尼

早餐: 棍包 + 植物黄油 + 铁观音茶 (放在公用厨房冰箱里的牛奶被人拿错喝了,只好丢弃)

 

真是“一分钱一分货”,昨晚木头房子价格虽是便宜,但睡得不好,连隔壁讲话都听得一清二楚(幸亏不知所云)。离去前在旅店门前拍照,房檐下的花儿开得实在让人喜爱。

 

餐后收拾行李退房。直接开车到游艇码头,乘坐昨晚散步时就相好的老爷船《 ERNEST KEMP 》游陶波湖。两人共 80 元,游船两个小时。

蓝色带绿透明的湖水清波荡漾,码头的水面居然看不到一丝漂浮的油污!老 B 感叹,即使先进发达注重环保的欧洲国家也难达到这样的水平啊,从而想到国内那些被严重污染成五颜六色的江湖水,真是无言。

 

停泊游艇的码头。小小的售票室里展示各种不同类型的游艇资料,游客可按自己喜好选择乘坐。价格基本相差不多,我们选择了行进速度较慢、“有瓦遮头”无须晒太阳、颇有绅士风度的怀旧“老爷船”。瞧,船身墨绿色,有着一个红顶大烟囱的那条船就是了。

码头的水至清至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阳光下水底的绿水草随水流轻轻摆动,一只野鸭子游来又游去,好像在一条条船间寻找它的伴侣。

陶波湖不但是新西兰最大的湖泊,还是北岛的炽热心脏——一次最剧烈的火山喷发造就了这个606平方公里的火山口湖泊。上面是挂在船上的一幅陶波湖地图,我们的游船从最北端的码头出发,沿北岸向西行,不远后则调头往东去,最后返程,时间两小时,从地图上看,仅仅游了一小部分。

 

淡季游人少,同船的仅有几位和我们上下年纪的客人,其中一位是日本独行侠,指手划脚说着结结巴巴的英语(别以为日本人个个都很有文化)。

今天晴空万里,可一开起船来顶着风还是相当冷。翻遍这艘建造于 1983 年的船(在这个历史不长的国家已算爷爷辈的老船了)上游客留言簿,居然不见一个中国美丽古老的象形字出现!船员告知他们从未接待过来自中国(包括港澳和台湾)的客人。狮子听罢心中实在不平,赶紧挥笔留下“真迹”,期望有朝一日同胞登船游湖时能一睹开心。

我们的“老爷船”一声长鸣后缓缓离开码头,一副老成稳重的样子,而对面的一艘快速风帆船上则挤满了年轻人,他们顶着烈日,兴高采烈嘻嘻哈哈,意气风发真是“后生可畏”啊。

陶波湖碧波万顷,蓝天映照湖水更蓝,一艘快艇从远处飞驰而来,给这幅秀美醉人的风光画图增添了动感。

坐在船头看湖岸,白云飘逸绿树成阴,间中露出红或绿屋顶的房子。据介绍,最早的毛利酉长来到这里时,他认为地面是空的,因为他的脚步有回音,因此毛利人称此地为Tapuaeharuru(回音的脚步),一个很有诗意的地名。

现在的陶波是休闲之都,而最初这里还是一个战略军事基地呢,欧洲人在1868年-1872年的东海岸土地战争中就开始在这里安营扎寨了。直到19世纪70年代,政府才终于从毛利人手中买下这片土地。

近处的湖水、绿树,远处的小岛、雪山和天空中的云彩,湖光山色尽在陶波。26500年前的火山爆发,喷射出800立方公里(注意,可不是立方米喔)的火山灰和火山岩!尽可以放开思想的空间去想象一下当时的壮烈情景!

背风的悬崖下,运动健儿划动船桨,你追我赶。

游船开到这里就停下了,原来水边的岩石上有毛利人的图腾雕刻。不过不是正宗历史文化遗产,而是后人所造的“古迹”。

如今的陶波从750人的小村庄发展为一个大型度假地,人口统计为21040人(在新西兰已是人口众多的地方了)。我们现时所见游人还很少,据说到了节假日,因北岛大多数地方都可驾汽车来度假,国外国内游客一起蜂拥到这个湖滨小镇,恐怕连旅馆都难找呢。

返程见一架水上飞机停靠在码头上。钓鱼是到陶波的一项很有趣的活动。湖中放养鳟鱼(原来没有这种鱼),我们乘坐的船上就有一条鳟鱼标本(和中国云南丽江的“彩虹鳟鱼”大同小异),据说以前可钓到3、4公斤重的大鱼,而现在能钓到2公斤重的鱼已是很不错的战绩了。

再会了!如诗如画的陶波湖。

 

游湖上岸后开车离开陶波,沿一号公路南下。路旁看到一处观景的标志,将汽车转入,眼前景观让我们连连发出惊叹:一望无际的湖水像一匹天蓝色的锻绸,沙滩如同绕湖的白色蕾丝,岸边大片黄色的草,几棵挺拔绿树,蓝蓝的天和白白的云,远处雪山闪着银光......

在此午餐,美景+饼干 + 植物黄油 + 铁观音茶。

 

此处看湖别有一番心境:海(湖)阔天空。湖景山景如画,空气清新明净,真如醇美的酒一样。

初夏的黄花和黄草,衬着蓝色的湖水,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过草丛发出的细碎响声。

远道前来看海的人,一定会为陶波的纯美而深深陶醉。

 

沿湖经过 Turangi 镇,走进汤加里罗横越线路,汽车爬上中央高原地带高坡,其中有一段荒凉戈壁地段,这里属于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汤加里罗国家公园(新西兰只有三个地方有此荣誉)范围了。停下车来看着不远处的一座锥形的火雪山和一座连体雪山,想象当年火山爆发的情景,隐隐有一种超越时空的奇怪感觉。

 

告别湖区,开始进入高原山地,路旁都是整整齐齐的人工林,除了农牧业,林业也是新西兰的主要经济收入之一。

汤加里罗国家公园最著名的是三座雪山,汤加里罗山、瑙鲁霍伊山和鲁阿佩胡山。汽车走在1号国道可以清晰地看到右面的座座雪山。来往的车很少,停下来站在路边眺望白雪皑皑的汤加里罗山(海拔1968米)。而顶端的活火山使它成为新西兰最壮观的山峰之一,在美国大片“魔戒”三部曲中,这里是Mordor的Mt Doom 山。

在这个角度看瑙鲁霍伊山(海拔2291米)。不同于其他两座火山,瑙鲁霍伊山仅有一个圆锥形的火山口,山体优美的弧线完美地对称着,顶峰覆盖着银色的白雪,确是一座很年轻标准的火山雪山。据测算,这座火山是2500年前才形成的。夏天这里可以爬山,而冬天下雪时只有那些老手登山者才就会劲头十足前往攀登。

厚厚的云飘来,转眼天就暗下来了。据说在新西兰的中央高原,一天可以遇到不同的四季气候。公路两旁举目尽是荒漠戈壁和低矮的杂草灌木,弯弯的道路通向南方,虽还是1号国道,但已并为两车道了。

刚走下枯燥贫瘠的中央高原,眼前就已是充满活力的缤纷世界了。到处是亮丽的黄花绿树,远处是广阔的牧场,可以见到星星点点的牛羊。

 

到 WAIOURU 镇岔路口,在 Shell 加油站加满汽油。向西转向 49 号公路,一直开到雪山脚下的奥阿库尼 Ohakune 。在镇的游客中心免费要了一张地图,虽是下午看看时间还来得及,便沿着 Ohakune Mountain 路向北开向 Tongariro汤加里罗国家公园世界遗产区,直奔 Ruapehu鲁阿佩胡山上的 Turoa 滑雪场。

沿途所见遍地都是火山灰和火山冷却熔岩,奇妙的是短短十多公里的行程,竟让我们经历了从生机勃勃的热带雨林到渺无人烟的火山熔岩旱区,再到白雪覆盖冰川山巅,尽览自然风光的无限变化。夏季滑雪场和索道全部闭门谢客,空荡荡的停车场车影人影都不见,倘若冬季这里可是人头踊跃,热闹非凡了。

 

雪山脚下的小镇奥阿库尼 Ohakune。站在游客中心“I”门口向北方向拍了一张全景,远处是白雪皑皑的鲁阿佩胡山。奥阿库尼是纯粹的观光旅游区,仅有一条短短的商业大街,一家像样超市和几家商店,餐厅酒吧倒不少,不过此时淡季基本关门。

上雪山的路上,两侧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茂密的灌木茅草和芒草开的一束束白色的花,真以为是穿行在东南亚的热带丛林中。

随着山的高度变化,长的植物也有所不同,路旁已是耐寒抗风的松树林了。长长的、群峰耸立的鲁阿佩胡山海拔2797米,是汤加里罗国家公园的火山最高峰,也是最活跃的一座。公园里的三座山峰是本地毛利人部落送给新西兰政府的礼物,他们认为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这个神圣的地方。

稀松的火山灰泥很容易发生塌方和泥石流。最惨重的一次灾难发生在1952年圣诞节前夜,由于火山喷发挡住了火山湖的溢流口,导致水位急剧上升终于崩塌,洪水和火山泥流冲垮了奥阿库尼附近的一座铁路桥,随即一辆满载旅客的快车出轨,153人死亡。我们来时也见到现已废弃的老铁路桥框架。

 

登上半山腰回过头来俯瞰四面八方,真有点“一览众山小”的感觉。1995年鲁阿佩胡山曾大规模喷发,喷出的火山岩使这个地区烟雾弥漫遮天蔽日。从当年六月直到第二年的九月,火山翻滚咆哮着,不断向天空喷射烟尘,并使1996年的滑雪节彻底告吹。

紧贴地面、像地苔一样生长的的杂草灌木植被。这里已接近雪线区了。山区气候变幻无常,往往可以在短短几分钟之内从阳光和熙突变为下雪、冰雹或大风。确实不假,刚才山下还是暖洋洋的夏季天气,这里已是零下温度,寒风刺骨。我们赶紧裹上厚厚的大衣匆匆拍几张照片就钻进车内,继续往上挺进。

山坡上全是火山灰和破碎的火山岩,质地疏松较轻,深灰色带有被炽热高温焚烧过的褐红色。据资料介绍,鲁阿佩胡山顶斜坡全被1969年和1975年间歇性喷发出的滚热尘土所覆盖。

空无一人、夏日休眠中的缆车索道。对于热衷滑雪的人来讲,新西兰是南半球最热门的滑雪胜地之一,而活火山鲁阿佩胡山两侧雪场则是新西兰最大的滑雪区了。

 

回到奥阿库尼镇,找到一家可以 15 元包上网的汽车旅店 Motel ,房价 80 元另加上网费。

傍晚在镇里散步,七点刚刚过,唯一的超市就已关门大吉了。小镇清净干净惬意,几乎不见行人,家家户户的小院都精心栽种各种花木,伸出墙头的是红紫色的杜鹃花,姹紫嫣红的是玫瑰月季绽放,晚风空气中浮动阵阵幽香。雪山融化的雪水潺潺流过小镇,路旁就是密密的树林。

 

邻家花园里的这种小红花,在国内似乎还未见过。两人闲来无事游荡在小巧而富有情趣的小镇,不禁萌生想法:抬头望见雪山,低头泉水流淌,绿树繁花终年开放,还有相当好的社会治安,在此过过神仙日子也不错呀! 不过自问:我们在云南丽江的家也同样见雪山赏清泉啊,又何苦远道重洋呢!

令人遐想的小木屋,院子种满玫瑰花,高大的紫花杜鹃繁花满树,甚至探出了木篱笆外面,远处是终年积雪的鲁阿佩胡山。

雪山冰雪融化为清泉,哗哗唱着欢歌带着山中甜美的梦,淌下山谷,流过森林,流过田野,穿过小镇和树林。

当地人对他们生活的环境非常爱护,尽可能保持原生态,不滥砍伐树林,更不大肆开发房地产。路旁就是森林,开辟了一小块空地作为儿童活动场地。黄昏时分,一位父亲带着他的两个儿子在玩耍。

 

晚餐地点在路旁的树林中,我们“五爪金龙”上阵吃着镇里小店买的炸鱼和炸薯条(新鲜出炉香喷喷),风卷残云一扫而光,意犹未尽回旅店,再来个大葱煎鸡蛋和方便面补足。这时才发现损失惨重:我们带的一盒牛油和一大盒未开封的橙汁及若干饼干,已不幸遗留在陶波观海景处的长木椅下面了!

机会难逢,晚上老 B 劲头十足精神抖擞网上奋战,狮子灯下认真查看指南书,直至凌晨 2 点多才睡下。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新西兰篇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