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美国西部行-黄石公园

美国西部行之

拉斯维加斯大峡谷盐湖城杰克逊镇和大蒂顿黄石公园旧金山

红杉林洛杉矶环球影城

 

 

2009年 6月 25 日 星期四 晴

上午开车离开杰克逊小镇,走马观花一路游览大蒂顿国家公园,下午三点进入黄石公园,穿过松林夹道路直奔离黄石湖畔不远的旅店。能在旺季预定到景区内的住房实在幸运,一晚 76 美元(意外的便宜)。树林中的小木屋简朴之极,无电视无上网无电话无开水(此地连手机全球通也全无信号),感觉与世隔绝,好在有24小时的暖气和洗澡热水供应。

黄石公园是世界第一座国家公园,成立于1872年。公园位于美国西部北落基山和中落基山之间的熔岩高原上, 大部分在怀俄明州的西北角,面积达7988平方公里。这片地区原本是印地安人的圣地,因美国探险家的发掘而被世人所知, 1978年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

这个冰火磨砺的世界、犬牙交错的幻境,诞生于近两百万年前的一次火山爆发。目前全境99%尚未开发,这是一片广袤而洁净的原始自然区,分布在落基山脉最高峰,丰沛的雨水使这里成为美国众多大河的发源地,在平均高度为8000英尺(海拔约2800米)的开阔火成岩高原上,除了著名的地热奇观和莽苍森林外,还有山峦、 石林、冲蚀熔岩流和黑曜岩山等难得一睹的地质奇观。

Lodge,原意是北美印第安人的帐篷或小屋,以后延伸到森林或猎场看守人住的小木屋 ,夜宿黄石湖畔的树林中峡谷村(Canyon Lodge) 。为了保护环境,景区内旅店很少,游人留宿数量有严格限制,并由专业公司实行统一管理,到了旅游旺季必须提前预定房间,而我们能如愿留宿公园,全靠朋友的热心帮忙。

黄石湖位于公园的东南面,是一个由火山爆发所形成的火山口湖,海拔2357米,最深131米,长约30多公里,宽约24公里,面积达340多平方公里,是美国第二大高原湖泊,湖岸蜿蜒曲折,绵延l00多公里,掩映于苍郁的森林和皑皑的雪峰之中。

黄石真正的主人——Buffalo 美洲野牛三三两两横卧草地, 毫不理会游人的近距离围观拍照,它们身上的厚毛在初夏逐渐脱落,几只吃寄生虫的小鸟在牛背上跳跃散步。

“热泉颜料罐”(Fountain Paint Pot)位于公园下间歇泉盆地的一片山谷中,包括泥浆池、喷气口、间歇泉和一个常年喷发的热泉。

白烟袅袅,泉水喷涌,还伴随着深沉的隆隆响声,怪不得取名为: “狮群喷泉”了, 据说100多年来它们的吼叫从来就不曾停息过 。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硫磺臭鸡蛋味儿,这些地热喷气泉分布在公园的四处,吸引人们前来观看。

像是一个烧开的大锅,地底下不断涌起气泡,黑色黏稠的泥浆翻滚热气升腾,与新西兰北岛罗托鲁阿所看过的火山泥浆池相似。

路边的一处地热泉。黄石最知名的是大量的地热奇观,以及由此所形成的火山口湖、大峡谷和汹涌的瀑布——3000多个间歇泉、喷气孔和热泉,超过了世界其它所有地热喷泉和间歇泉的总和,而黄石公园的名称就出自大峡谷两侧因火山喷发时硫磺凝集所形成的黄色岩石。

黄石河如同一条蓝宝石色的绸缎,蜿蜒流过这片宽阔的绿草地。

人们在路旁高地欣赏眼前的美景。一位美国探险家曾这样形容黄石公园——“在不同的国家里,无论风光、植被有多么大的差异,但大地母亲总是那样熟悉、亲切、永恒不变。可是在这里大地的变化太大了,就像是一片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地方,……地球仿佛在这里体验着自己无穷无尽的创造力。”

黄石公园是北美最大的野生动物庇护所,栖身着300多种野生动物,灰熊、美洲狮、灰狼、金鹰、麋鹿、白尾鹿、美洲大角鹿、野牛、羚羊等。 据说1541年当西班牙人在美洲登陆进入北美大草原时,这种蔓延整个美洲大陆的野牛曾让他们感到震惊,“当野牛移动时,大地宛如铺上了一块黑色的地毯,三天三夜,绵延不绝……”——那是怎样壮观的一幅图画啊。

但是曾几何时,拓展西部的白人用大量猎杀野牛来作为他们驱赶印第安人的一个重要手段,直到最后只剩下蒙大拿保护区和黄石公园里的100多头——黄石因此成了北美野牛最后的庇护所。幸亏经过抢救保护,如今已繁衍到3500多头了。

大雁、野鸭和不知名的鸟儿在浅水草滩中寻食游弋。 这是世界上最原始最古老的国家公园,尽量保持生态的自然是公园一如既往的宗旨。根据1872年的美国国会法案,黄石公园“为了人民的利益被批准成为公众的公园及娱乐场所”,也是“为了使她所有的树木, 矿石的沉积物,自然奇观和风景,以及其他景物都保持现有的自然状态而免于破坏”。

这里是被称之“艺术家的调色板”——著名的黄石大峡谷。

在阳光下,两峡壁的颜色从橙黄过渡到橘红,仿佛是两条曲折的彩带。由于公园地势高,黄石河及其支流深深地切入峡谷,形成许多激瀑布,蔚为壮观。

黄石河由峡谷汹涌而出,贯穿整个公园到达蒙大拿州境内。黄石河将山脉切穿而创造了神奇的黄石大峡谷。 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风化火山岩。峡壁从上到下都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在阳光下炫烂夺目。白、黄、绿、蓝、朱红以及无数种与红色相调而出的颜色。

公园所有景点都有这样的图文说明,为游客作详细自然科学教育解说,看似平常却受益匪浅。联想到国内绝大多数旅游区,除了积极收门票匆匆一游外,往往对其历史形成和自然特点一无所知。重视科学致力国民教育是一个国家能否走向强盛的关键,实在大有文章可作。

眼前一裸露根系的劲松,峡谷中数百万吨的岩石,看上去像用七彩油彩涂成,仿佛毫无顾忌地暴露在风吹日晒之中,颜色是那样鲜艳,牢固天然的色彩既不会被雨水冲刷而去,也不会因时光变化而褪色。

黄石河水贯穿火山岩石,长期的强力冲蚀,形成了气势磅礴的黄石大峡谷,峡谷格外险峻,动人心魄,深度达到60米,宽200米,长约32公里。

黄石公园最壮丽、最华美的景色 ——97公里长的黄石河是“美国境内惟一没有水坝的河流”。在这里河水陡然变急,冲开四溅的水花,形成两道壮丽的瀑布,轰鸣着泄人大峡谷。这两个瀑布一个有130米高,这是上瀑布;另一个有100米高,称为下瀑布。

汹涌的河水翻滚着断然跌落深渊,飞溅的水腾起高高的水雾,耳畔充斥着瀑布那激越人心、如雷贯耳的轰鸣...... 相机无法拍下气壮山河的那一刻,如果不亲临现场很难有那种切身体会。

原来我们正行走在一个巨大的火山口上, 黄石国家公园所处的地壳之下,蕴藏着一个超大火山熔岩库,大约离地面8公里深。熔岩区长约50公里,宽约25公里,相当于伦敦城面积的500倍。  

太阳已落山,晚霞留给大地最后的光彩,眼前尽是无边无际被大火焚烧后的枯木林,让人触目惊心。 1988年,因伐木工人丢弃的烟头引发了黄石公园的特大森林大火,波及面积达79万英亩和36%的公园面积,烧毁面积超过41万英亩。

 

烈日当头又累又困,两人进屋放下行李倒头就昏睡,醒来时发现已是傍晚五点多了。太阳还高挂天空,赶紧开车出动。经过林区见漫山遍野尽是烧毁过的痕迹,黑色光光秃秃的树杆山间林立,像千千万万桅杆,而地下更是躺倒无数枯树残枝,很纳闷。

沿着泛清波的黄石河前进,先后到了大瀑布上下景区、草甸、黄石河峡谷、塔尔瀑布 ….. 途中见北美野牛旁若无人自由闲荡河畔草地。

晚上十点多才回到林中小木屋。简单干粮水果填肚后打开电脑看刚买的黄石公园介绍 DVD ,睡大觉。

 

2009 年 6 月 26 日 星期五 雨

天还未亮,狮子就蠢蠢欲动,不到六点钟穿戴整齐独自出门说看黄石湖日出。不料厚云漫天寒风刺骨,最后冻得流着清鼻涕怏怏归来,又像冰条一样钻进温暖被窝继续大睡,迷糊直到十点半被隔壁服务员的敲门声惊醒。

退房开车北上,到地热景区遇到几位热情的来自香港和温哥华游客,听说现我们大陆人也能办旅游签证自由自驾行,很是惊讶。中午出公园径直到黄石西,落实晚间住宿( 98.9 元),再返回公园到最吸引人的“老忠实间歇泉”。

 

“吼叫山”是一片笼罩在热气腾腾的云雾山谷——远远望去绿林中地热喷发的蒸汽就像腾云驾雾。

顺着长长的木栈道走进这“云雾山中”。一路的指示牌警告我们,千万不要离开栈道,因为栈道下无论是沙地还是泉池,搞不清它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开锅”,已有游人擅自离开而中招受伤甚至牺牲。

黄石公园地形基本呈一种凹形,冬季降雪极多,提供了它丰富的地下水源。 这里的泉池面积很大,间歇泉不时喷发出水面,而各个泉池的色彩也显得斑斓许多,尤其是池边,熔岩沉淀或是温泉里微生物的原因?朦朦胧胧,犹如水中彩虹。

处处热浪滚滚,好一大片“温泉浴池”。不过黄石公园崇尚的是天然本色,没有看到任何一间温泉酒店或温泉浴室,连“泡温泉”的话题都没有。假若在中国,早就被大小“土地主”霸占,建起形形色色休闲场所赚大钱啦。

中国云南腾冲也有典型的地热温泉,曾经在山谷中“美女池”泡过温泉,不知黄石公园的温泉水如何,腾冲水质佳,感觉柔顺润滑,硫磺味要比广东的几个著名温泉稍重。

汽车穿行在公园漂亮的路上,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松林(除了过火林外),突然见丛林中有一只硕大的野鹿在埋头吃草!又惊又喜停车下去近距离观看。这是一头母鹿,没有张扬俊俏的大鹿角。晚间行进在山里,我们还遇见一大群林中歇息的白尾鹿。

山火肆虐后的大地一片欣欣向荣, 有朝一日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又将成为这里的主体。 黄石公园总面积的85%都覆盖着森林,绝大部分树木是扭叶松,生长在公园里的植物最大灾难是森林大火,但扭叶松却凭借顽强的生命力,不仅生存下来,而且逐年扩大自己的领地。

河对岸的一株枯树上一动也不动停着一只白头鹰,引来众多游人隔河观看。

“老忠实”喷泉(Old Faithful)景区的游客中心所见一幕。工作人员向两位少年提出有关黄石、国家公园和环保的几个问题,当他们回答后就宣誓成为美国国家公园之友的小成员,不但赢得在场所有游客的掌声,还能获得一些小奖品。看看孩子们受鼓舞后既兴奋又洋溢信心的笑脸,就知道这种生动有趣的教育形式真不错!

 

下午约五点多来到“老忠实”喷泉(Old Faithful)景区。此时天阴沉,黑压压的厚云顺风铺天盖地吹来,眼看就要下一场大雨,游人担心淋雨个个伸长脖子盼望老忠实泉开工。果然不负众望,热泉奇迹般地准时冲天喷射(无须像新西兰要人工“催喷”)。

刚停歇不到五分钟,豆粒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砸下来,游人即时作鸟兽四散狼狈而逃,冷风吹得直打哆嗦,我们一马当先冲进附近酒店,隔着大玻璃窗叹热茶叹香喷喷可可叹雨中景色,惬意小歇 ……

雨中游黄石,雨过天晴的傍晚更是分别到几个最热门的景点,见到难得一遇的热喷泉。晚上八点多才回旅店,这时天还很亮呢。

 

等待观看奇迹的游人满满围了一大圈,大家把目光紧盯着场中央那个微微凸出,冒出丝丝白烟的喷口。“老忠实”喷泉是黄石公园最具代表性的间歇喷泉。 1870年,一支探险队第一次发现它时便给它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开始喷发了!因为它的“忠诚可靠定时喷发”而格外得到人们的喜爱——每隔93分钟准时喷发一次,每次喷发4-5分钟,水柱高达55米,并将7500至1.2万加仑的泉水抛向高空。

从地底深处传来沉闷雷鸣, 紧接着炽热的泉水被水蒸气从喷口抛升起来,水量逐渐增大,水柱越来越高。 间歇泉是怎么形成的呢?原来地上的水流到温度远超过沸点的地底深处,会由冷转热沸腾后化为蒸汽。当蒸汽被流水堵住不能逸出空隙,随着压力不断增大、热度不断加高,最终地底下的蒸汽挟着泉水喷涌而冲出地面,这就是我们所见到的奇妙间歇泉了。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老忠实”喷泉淋漓尽致完成了壮举。世界上许多火山地区也都有间歇泉的发现,然而只有冰岛、新西兰和黄石公园里,间歇泉才展现出它们最为恢宏的气势和最为壮丽的风采。无论从数量上,还是从规模上,黄石公园的间歇泉都当仁不让地最为风光。

远远望去,山坡上集聚着一群野牛。

雨渐渐停了,观看“老忠实”喷泉的汽车一辆接一辆飞驰离去,虽然云低天色黯,我们也抓紧时间到附近景区走走看看。

透明的一锅沸水不断地涌流,蒸汽腾腾,水呈现出极具诱惑的蓝水晶色,泉池四周环绕金黄色的硫磺结晶体。所有间歇泉总是忠实地一会腾起,一会沉落,日夜不停跳着有节奏的舞蹈。

色彩的沉积带,仿佛艺术大师手中的抽象作品,雾气迷蒙隐隐绰绰,又像仙女出浴的莲池。 热泉的温度通常比间歇泉低得多,所以可以繁衍出丰富的藻类。 水温在85℃时,泉内藻类为白色;82℃时为肉红色;74℃时浅黄色;68℃时为黄绿色。

千姿百态的温泉沸水池,既诱人又叫人却步,不知个中深浅更难说会有什么不测。

这个碧池倩影常出现在黄石公园的明信片上

天晴了,游人已相继离去,景区里很清静。雨后天边露出祥和明亮橙色,大地倒映着天色格外迷人。

当我们走近这个高高石堆时,仿佛和热泉有个约会,突然看见一股热水从上端的口子流出来,继而嘭嘭作响的蒸汽和热泉水冲天喷发,足有十来米高,喷发时间约5分钟。看来我们运气实在好,能一睹壮观。

孩子们看到这奇妙的自然景象,兴奋得手舞足蹈奔跑起来。 据说黄石公园有300多个间歇泉,有定时喷发的,但大多数则不定时,喷发前总是先冒出大量水蒸气,然后突然夹带水柱喷出地面,低的数米,高的数十米。

黄石水量最大的热水湖——中间歇泉盆地(Midway Geyser Basin)

仿佛走进诡秘异常的梦幻世界

这里有两个黄石公园喷水量最大的热水湖——两条橙黄色的热河,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源源不断地向它们旁边的火洞河(Firehole River)倾斜着大量的泉水,据说平均每天的流量达4050吨!

热泉横流,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宝贵资源流走,多少都感到有点可惜。

跨过横在火洞河上的木桥去到对岸,沿着木栈道前行就来到这两座热气腾腾的热水湖了。它们被称为“Grand Prismatic Spring”,坐落在一块平坦的沙地上,彼此相连,靠外面的一个估计有半个足球场大小。

黯淡的夕阳冉冉的水汽,层层叠叠的水纹沉积,隐约走动的人影,构成一幅奇异的水墨画。

最漂亮的是湖水溢出后所形成的一条长长的沉积带,浓艳的朱红色,就像火山喷发时流出的熔岩。

湖面冒着热气,虽然天色黯淡,可仍见天蓝色的湖水清澈,湖底不停地涌着气泡,就像开锅一样,湖水源源不断地向外宣泄着,几乎一刻也没停过。靠里的热泉湖面积小一点,但是色彩却变幻更多。

返程路上,狮子下车遥指远处草坪升起的几柱白烟,说像似战场燃起的硝烟。

而一群有幸生长在黄石公园的北美野牛,拖儿带女自在享受着初夏宁静的傍晚呢。

 

2009 年 6 月 27 日 星期六 晴

起床第一件事观天,只见外面浓雾弥漫蒙查查。最后一次开车进黄石公园,直接到西北线最后的景观区。大雾茫茫山林时隐时现,早晨中的车儿像行进在虚无缥缈的仙境云海中。老 B 断言:有雾必晴天。果然,一会儿太阳高照浓雾迅速散去,又是一个好日子!

黄石公园一共有东、西、南、北和东北5个入口, 园内的游览线路大致呈一个巨大的“8”字形,而熔岩“梯田”——大猛犸热泉(Mammoth Hot Springs)就位于8字的顶部。看到原本不断涌淌含高钙地下水的高坡许多水流已断,明信片中五颜六色生动艳丽的华钙变成惨白丑陋的面孔,枯树残留黝黑树枝如同伸向蓝天的魔爪,真让人遗憾。

几天公园的自驾游逛,基本景点都看过了,今天准备返程盐湖。

 

热泉穿过草地留下的含硫沉淀物,好似一匹金光闪闪的彩布。

近拍,这些纯天然的结晶图案极为精致色彩华丽。

大猛犸热泉(Mammoth Hot Springs)景区

有人说,去黄石旅行,无论是对自然爱好者还是历史守护者来说,都是一次朝圣之旅。 清晨游人还很少,只见阳光下的山谷烟雾缭绕,水波淼淼,恍惚踏进神仙圣地。

黄石公园火山距今最后一次喷发是在64万年前,220万年前第一次喷发,那是迄今为止地球历史上最大规模、最猛烈的火山爆发。它所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然后它所创造的自然景观也是让世人为之惊叹不已的。毁灭后的重生,让黄石更加美丽动人。

枯树张开黑色的枝桠,或是无助地躺倒在铺满白色钙化物的大地上,没有生命没有生气,只有隔世沧桑的沉重感。

我们不禁沉思,若干年前的世界应该就是如此,而将来的某日,这个美丽的蓝色星球究竟会不会重归原状?

黄石的热水中富含硫化氢,地热集中区域都可闻到刺鼻的硫磺味,这种化学元素对于周边的生物影响巨大,被硫磺漂白或毒死的树木随处可见。

和远处连绵的青山相比,这里的荒凉寂寞反差太强烈了。 热泉旁边矗立着已死去的树木,黑色的身躯还执拗地挺立着,像是为自己竖的一座墓碑。

含硫的热泉顺着倾斜的山坡往下流淌,日积月累钙化面越垒越高,最后成了一座巨大的石灰岩山。

黄石公园景点分为5个区域,每个区域都各具特色,猛犸热泉区以石灰岩热台阶温泉为主。由于长期酸性水的流蚀,形成了一大片类似梯田效果的钙化面,有水的时候,就如一个个连起来的小瀑布一样。从上往下看,每一层中的水会反射阳光,五彩缤纷很漂亮。

见到此景自然联想到我国四川九寨的黄龙,不同的是黄龙钙华是由冷泉形成的,而黄石的却是热气腾腾的含硫热泉喷涌、流淌、沉淀而来的。 比起黄龙七彩池这里规模更宏大,但现水量少,没有了层层叠叠的碧水彩池,也就少了那种动人的妩媚。

水波荡漾引人入胜。原来,创造出这些妖艳的景观正是存在于滚烫的热水中的奇异生命——藻类。 黄石最著名的“大棱镜湖”和“牵牛花泉”都呈现出外层棕红色,黄色,内层白色,里层蓝色的奇幻色彩。

在显微镜下,这些“油彩”实际是由不同温度下生存的各种藻类和细菌构成的,随着泉水温度的变化,这些细菌藻类也不断移动自己的位置,因此,许多泉水颜色还会动态变幻呢。

面对如此壮美奇异的景观,人们会不由自主对大自然产生一种敬畏之情,反思人类的行为。

蒸腾的热气不时发出咝咝声响,正如一头蛰伏欲动的巨兽,用“猛犸”——这种已经灭绝的史前巨型动物来命名这个景区恰如其分,不仅因为它的规模,更是因为它赤裸裸地展示出地球洪荒时代的最原始景象。

如果没有背景,真以为是看到无生命迹象的月球地表。

热泉区沉淀矿层过去泉眼遍布,热水肆意横流,色彩斑斓。不过这些泉眼新旧交替十分频繁,有些二三十年前还喷涌的泉眼现已干涸,只留下苍白丑陋的面孔。

凝固的彩色河

有了水的滋润就有生动的色彩,可惜这里绝大多数泉眼都干涸,据说主要原因是1988年那场燃烧三个月的大火,黄石公园众多热温泉地带而已经彻底变成毫无滴水的松散地表了。

原本的“彩色画布”又逐渐变成了“白纸”,我们估计明信片中的那些艳丽美景可能是以前所拍摄,或是通过电脑后期制作。

这座林中鼓起的小山顶部有一个小泉眼,就像鲸鱼的气孔,源源不断涌出热泉。

眼前是高达百米,数十层堆积的巨大热泉矿层,这是含硫的热泉从坡地上流下,沉淀下一层硫华,加之生长在热泉中的细菌藻类覆盖其上而形成的。

国家公园巡警博物馆,原为由陆军管理黄石公园时的一个小哨站。

 

黄石国家公园以熊为象征,公园范围内目前大概有近千只熊。幸运的话甚至可在路上遇到向游客乞食的熊呢。途中见到河畔悠然吃草的三只鹿(观看的人比鹿更多更热闹)、路旁一株古树顶端老巢中的白头鹰——那可是美国精神象征的国鸟哪;车在行进中,突然路旁闯出一条灰白色的郊狼、更有趣的是返程途中的 15 号公路休息站里的几只机灵活泼的、肥嘟嘟能站立的不知名小鼠 ……

这次在北美看到不少野生动物,想想它们能如此幸福安宁地游走在大自然中,与人类和谐相处,而中国的野生动物却时时被贪婪的目光注视着,不知何时会成为人们锅中肉 …… 罪过罪过!

 

对络绎不绝前来欣赏它们的人类,这三头野鹿不屑一顾,连头也懒得抬起。

路旁高高山崖上的一个老鸦窝,里面有几只尚未学飞的雏鸟。悬崖全是典型的火山岩,作为微不足道的人类,实在难以想象百万年前的这里曾有过的惊天动地。

山坡上冒出阵阵热气,我们感觉到大地的微微喘息......光阴流逝,山河易妆,发现黄石公园不过短短百多年,如今欢歌喷发的热泉总有一天会哑声缄默,而科学家预言,深藏地底的炽烈岩浆若干年后会喷涌,那时,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弯弯的河道

再次见到那只高傲的白头鹰,老巢就在路边的一棵烧焦的枯树顶。美国国旗上也有它们的光辉形象,据说黄石公园的白头鹰早已绝迹,这些还是为保证生态平衡的“新移民”呢。

机灵小家伙很逗人喜爱

 

全程数百公里均由老 B 掌舵,傍晚下榻靠近盐湖城的高速路旁不知名小城《假日酒店》,房价 112.08 美元(含早餐)。舒适宜人,条件环境和前两晚景区房无得比。

去年法国游时遇到汶川大地震,今年却是美国歌王迈克尔 . 杰克逊突发心脏病逝世,可谓世事难料。 明天就要飞三藩市了,今晚好好休整。晚上到酒店附近溜达,吃饭又是光顾老地方——麦当劳。

盐湖的日落彩霞极绚丽,夕阳斜照红彤彤的石山崖,远望寥廓天边流云色彩的变幻,喝着可乐吃汉堡包炸薯条,也是一种难得福气啊。

 

美国西部行之 拉斯维加斯大峡谷盐湖城杰克逊镇和大蒂顿黄石公园旧金山

红杉林洛杉矶环球影城

 

 

首页 驴记和随笔

 

 

首页

驴记和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