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飞向南半球......大洋州自由行纪实之 澳洲篇(四)


2007年11月23日 周五

还是阴雨天。临时改变行程在堪培拉多住一晚,改换双人公寓,每晚要 159 元。

吃过速食面早餐,打着雨伞出门。堪培拉作为澳洲首都的历史仅 80 年,现人口不过三十多万,是一个充溢现代气息的新城。路上行人少而小车多,半天才在汽车站找到一个小摊位、仅有几本旅游介绍资料、并且无人可咨询的“ i ”。

 

这是一家酒店,淡季游人很少。堪培拉位于悉尼西南、墨尔本东北、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土著语言中堪培拉为“开会”的意思。面积2357平方公里。这里周围丘陵环绕,自然景色美丽迷人,莫朗格洛河流经,众多烟波浩淼的湖泊,公园里万紫千红,被称为“花园城市”,更有“大洋州日内瓦”美誉。

这是我们在澳洲所见最低档最简陋的信息中心了(还是首都呢)。和汽车站一起,要问询嘛,只能向汽车站售票员打探,取资料嘛,自我服务动手自取吧!

原为荒芜之地的堪培拉是由美国风景设计师格里芬作全面规划设计,1913年动工1927年建成,当年从墨尔本迁都。和南美巴西新首都巴西利亚一样,堪培拉也是一个堂皇、高尚、宁静而有独特风姿的城市。想想吧,绿地面积占城市面积的60%以上!街头指示路牌标志明确清晰,一目了然。

作为澳洲政治心脏的首都,这里有国会、国家高等法院、国立科技中心、国家图书馆....都是带“国”字的重量级机构。但地广而公共交通不便,没有车简直难行,所以堪培拉汽车尤其高级靓车特别多。照片上是一个挤满车的露天停车场。

一个环境相当好的大学。近十几年来国内到澳洲求学的年轻人不少,我们的一位小亲戚也在堪培拉就读。

这里不是动物园,而是我们在路旁树丛中所见到的一只色彩斑斓的鸟,也不怕人,从容让我们走近拍摄。

 

走路到“旅游指南”重点介绍的第一站——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路遥远,爬过小山丘走过林中路,沿着湖畔小径绕湖走了许久,才见到这座设计造型独特、大红、大黄色处处呈抽象派杰作的博物馆。

展馆大气富丽堂皇,展品内容不多,杂乱跳跃式的陈列让我们感到不惯,这也许是澳洲历史、文化、思维方式均与我们有5000年古老历史的传统文化习惯有太多差距吧。

 

新建不久的国家博物馆,大而新潮(免费),不过离市区相当远,要坐车前往,来参观的多是学生和游客正门前的卡通物体很夸张,看得我们一头雾水,也不明了究竟是表示什么意思。

巨大的入口处,大红为主色调,给人以激奋感觉。门里门外有好多孩子“跳跳扎”,喧嚣地场景让人觉得像到了儿童乐园。

博物馆最受孩子们欢迎。这里收藏的多种实物标本有代表性,让人们了解澳洲历史,了解过去,能更深刻认识今天。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澳洲特有的动物标本,由于人类的贪婪,原本在澳洲这片无天敌大地生活了千万年的不少动物已经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更有不少的已被杀绝赶尽。

这是世界上最后一只塔斯马尼亚虎标本,1936年在澳洲塔斯马尼亚动物园死去。因为它身上有斑纹,所以被称为虎;因为样子像狼,也叫塔斯马尼亚狼;也有人称它"袋狼"或" 袋虎 "。实际上它不是狗,不是虎也不是狼,而是接近袋鼠类的动物。

早年从欧洲流放到澳大利亚开垦牧场或开矿淘金者多是囚犯,这是他们所居住的木屋复制品。

开拓者使用过的机车。殖民者既带来了强暴和掠夺,不可否认的是,同时也给这片未开垦的处女地带来了文明和先进的科学技术。

连各个时欺各种类型的邮政信箱也搬进博物馆里陈列

 

没有班车,只好冒雨走路到第二站——澳大利亚国会大厦。“望山跑死马”,这里真是地大物博,极为宽阔的绿草地一直延伸到名为首都山顶端的国会大厦前。路两旁种的多是桉树,进入大厦无须特别的检查,参观免费。

很意外的是大厦里接待处里一个老人家主动和我们讲起普通话,听说我们从广州来的,又用流利的广东话和我们对话。原来他年轻时曾长住香港多年,现在退休了,到这当义工的。

到处都见到中国人,起码有五六个团队,络绎不绝还旁若无人大声讲着我们熟悉的普通话和广东话,真以为是回到俺们老家。

国会大厦里除了参观外还配置了小型西餐厅、卖工艺品纪念品的商店,买一明信片即时寄回遥远的广州老家。

 

国会大厦由美国建筑师设计,西方称国会为国会山,而堪培拉国会才是名副其实建在山顶上的国会。大厦充分利用地形地势,同时外部和内部设计装修又具有浓厚的澳大利亚文化特色,耗资11亿澳元,1988年澳大利亚建国200周年时建成启用。屋顶的旗杆高81米,不锈钢制成,一面国旗迎风飘扬。

国会大厦会议厅。据说如果正巧碰上参众两院开会,游客还可以自由坐在旁听席上听总理、部长们同反对党们的激烈辩论呢!这在我国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大厦是艺术氛围浓郁的殿堂,门厅里立着48根青灰色大理石支柱,门厅两侧分别有一道雕刻精美的石阶,沿台阶上楼,依着雕花栏杆往下看,那是一个与门厅连接的大堂,正面挂有一张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挂毯,用澳洲产纯羊毛编织、根据澳大利亚艺术家作品而制作。上面所拍的就是挂毯的“小型张”,可以让游人近距离欣赏,想象着里面蕴藏的无限创意。

议员大厅的长廊里挂满了澳大利亚历届总督、总理、议长的肖像,其中女性还真不少呢。我们在澳洲旅游期间,正逢国会选举,最后工党获得胜利,领袖陆克文任总理。这可让全力支持投他一票的华侨们喜出望外,期望今后能有所作为。

路旁的一块原石剖面,层层叠叠可以看出明显的沉积岩痕迹,又被压力挤成弯曲的形状。因为不是行家,只能猜想罢了。

格里芬湖静卧在堪培拉市中心,两座长桥“联邦桥”和“国王桥”把南北区连接起来。湖心的库克船长纪念水柱所喷射高度有137米。我们从桥上走过,看水柱直冲云霄,风吹过来阵阵雨粉扑面,凉丝丝的。

站在旧国会大厦门前往远处望去,一条中轴线经过格里芬湖直接对面的山头,开阔正气,按中国说法就是风水绝佳。

到处可见的澳洲开国者雕像和纪念碑

旧国会大厦,现改为国家肖像艺术博物馆。澳洲首都原在墨尔本,而作为全国第一大城市悉尼对此极不满,1911年元旦联邦政府决定在悉尼和墨尔本之间的堪培拉建设新首都,在新国会大厦未建成启用前,国会就在此办公。

街头的勇士塑像

 

已是下午三点多了,还未吃午饭呢,今天我们都成彻头彻尾的“步兵”了,真是走到脚抽筋。原计划租车自驾到悉尼,考虑到雨天自驾车不便,于是决定改坐大巴,到车站买明天堪培拉到悉尼的早班车( 9 : 00 ),每票 37 元。

 

澳洲特产——苍蝇。据说无菌,还大量出口到世界各地去。

熙熙攘攘的马路,呼啸而过的汽车旁边,几只头戴黄冠,一身洁白羽毛的琴鸟在草地寻食,甚至大摇大摆飞到行人脚边......这里是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

 

走累了,但还要到超市购物,晚饭自煮,可口的一餐:白米饭+牛肉洋葱肉汤。这应是我们澳洲的最后一顿自煮饭了。狮子老同学平从悉尼来电,明天中午将在家里煮好稀饭炒广东米粉迎接远方来客呢。

 

2007年11月24日 周六

早班车 9 : 00 由堪培拉开往悉尼, 11 : 30 到达。

仍是阴天,偶尔有阳光露出云层,远处近处山峦树林隐藏在弥漫的水气雾气中。坐汽车终能近距离观察到澳洲沿海景色了,广袤的草原绿浪连天,风吹草低没有见到多少牛羊。澳洲不单人少地广还牛羊少草地多呢。假如在国内,这片草地早就密密麻麻布满觅食的牛羊了。

澳洲缺水,很少可以利用的淡水河流,故对老天下雨尤为企盼。长满桉树的丘陵地带起伏连绵,树种单一,不少地方还能看到 2003 年悉尼那场大火焚烧过后的痕迹。

悉尼——香港人称之为“雪梨”,还没来前就想象到这个城市一定很美好,像清甜的雪梨一样。悉尼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和港口,也是最大最古老的国际大都市,面积1.2万平方公里,人口400多万(天!我们广州常住人口现已超过1000万),自1788年欧洲殖民者首次到此,至今有200多年的历史。

 

照片上为悉尼中央车站,和我们春运时广州火车站挤着黑压压的人山人海相比,这里简直太冷清萧条了。

车站里的候车人

 

在古旧的悉尼中央车站下车后马上转乘火车到狮子老同学平的家,那在位于城中央区西北方向郊区的一个城镇,相当远,坐火车约 40 多分钟。倒霉的是乘坐的列车中途小站不停,只得倒坐一段。

老同学亲自开车接站,热情邀到她家住。吃过午饭,狮子和平吹水聊大天,老 B 即时上网“恶补”几天来的失落。晚饭还是老同学主理,在花园拔自种菜吃自产竹丝土鸡荷包蛋。饭后继续聊天,并与其他在悉尼广州老友一一联系。

 

老同学在悉尼的家。一栋二层的小洋房,前有小花园后有大花园,出入开私家车,居住环境优美舒适。这些20年前飘洋过海来澳洲的一代人如今已年过半百,还是时时牵挂着故乡和亲友。讲起异乡打拼的种种艰难辛酸,只是付之轻轻一笑。而他们的孩子们早已接受西方教育并融入这个社会了。

清晨,飞来的一只七彩鹦鹉正在偷吃放在花园外面准备喂鸡用的面包。勤快的平在花园里种了不少青菜,茁壮的南瓜蔓爬满草地,向着太阳开金黄色的花儿。最让她喜形于色的是养了一群(大大小小起码30多只)竹丝鸡,天天有蛋收获,而且味道与超市所买的绝对不可比。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澳洲篇 (一)(二)(三)(四)(五) 新西兰篇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