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飞向南半球......大洋州自由行纪实之 澳洲篇(二)


11 月 18 日 周日

一早又是下雨。尽管这是《Lonely Planet》旅游指南推荐的旅店,但店里的软床实在难受,昨晚一夜翻来覆去未睡好,早起更感到腰酸背痛。另外此店卫生麻麻,床上被褥和毛巾用品陈旧,而且没有上网、洗衣要交费 …… 让客人诸多不便不开心。由此看来,尽管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对客人心理产生不小的坏影响。

 

海滩上的野花在雨中绽放

 

到布里斯班的飞机中午 1 : 30 起飞。 10 点交房前将全部行李打好包,暂存旅店,两人趁最后的时间,最后一次来到门前的大草坪散步。海水退潮,沙滩上爬满大小螃蟹,天空时而阳光普照,时而阵雨飘洒,花开花落,草青树绿,晨练和散步的人沿滨海路漫步 …… 这里气候和广东相似,而其他一切如同慢三拍的云南丽江,都是慢悠悠懒散散的。

 

滩涂上爬满小螃蟹,只能远望不可近观,一有风吹草动它们就飞速钻进泥洞,躲起来了

随处可见的各种鸟儿, 长期和人类和平相处,所以很大胆根本不怕人。

在路旁垃圾箱上专供狗儿用的狗粪塑料垃圾袋。澳大利亚人很爱养狗,老年人和孩子尤其喜欢和通灵性的狗相伴。不过也有严格规矩,主人要随时捡狗粪,并自觉投放到垃圾箱内。

草地里的儿童游乐场所,不是住宅小区内,而是面向所有市民及游人免费开放。

在落英纷纷的凤凰树下留个影,再见了!缤纷悠游美丽温暖的凯恩斯!

 

打的到机场,准时出发,两个小时后飞到达布里斯班,计划住两晚。

出机场马上坐空港列车到市中心的中央车站。顺利找到我们电话自行预定的公寓,每晚 100 元,负责接待的几位服务员都是来自中国台湾的年轻留学生。在街上见到亚洲面孔的人明显要比凯恩斯多了,其中很多是来此求学的国内学生。

 

有老钟楼矗立的就是中央车站,在新建的高楼大厦中显得那样不显眼,老土。不过很奇怪,来旅游的人们往往最热衷的是寻找能记载历史足迹的地方。

布里斯班新商务区。千篇一律的高楼,来去匆匆的行人和川流不息的汽车,让人以为是在世界的某个繁华城市。

 

晚上到市区闲逛,今天周日,商店基本关门,到江边散步,看矗立江畔的座座高楼大厦,一座悬灯的跨江大桥,来来往往的小轮渡 ……. 当然,比起我们广州珠江两岸夜色灯光差远啦!几天来,我们还似乎没有身在异国他乡的特别感觉。

 

和欧洲的先进国家一样,澳大利亚每个城市都有旅游信息中心——“i”。其中有政府赞助的,也有商业性的。为游人提供方便,免费咨询和旅游资料,有的地方还配备能讲不同国语言的工作人员。作为号称国际大都市的中国国内城市,何时才能做到这点?

图中坐长椅的白发妇人是澳大利亚土著人,这些澳洲大陆的第一批居民,现在街头已很难见到他们的行踪了。据考证土著文化的历史可追溯至2万年前,土著人没有文字,所有历史记录和文化传播使寓手段全靠口述和绘画。

 

晚餐还是自己动手,又是牛肉+面条,今天到超市买了两个小番茄,就花 1.35 澳元了!天啊,贵得恐怖!

 

2007年11月19日 周一

晚起,白粥 + 茶叶蛋 + 面包的可口宜人粤式早餐,拖拖拉拉到九点多才出门。

布里斯班位于澳大利亚东北部昆士兰州的东南角,阳光充足,有绵延的海岸线,是澳洲第三大城市,其中最负盛名的是被称之“黄金海岸”的沙滩冲浪日光浴。不过我们更钟情于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景色。

认真翻阅“旅游指南”后,决定舍弃一般化,不看海而专程前往龙派(Lone Pine) 自然保护区看望澳洲特有的动物——考拉树熊和袋鼠。

 

跑步经过布里斯班广场匆匆拍下的照片。建筑物上挂着节日饰物,才想起圣诞节就要到了。

维多利亚大桥上,游轮码头就在桥对面的河堤上。

 

计划上午坐游船到 龙派(Lone Pine) 考拉保护区。出门问路后即从市中心最繁华热闹的皇后大街一阵短跑到码头,途径布里斯班广场、维多利亚大桥,两位“老刘翔”气喘吁吁终于赶上 10 : 00 的游轮,呵呵,幸亏还有点体力,还不至于老得跑不动。

购来回船票及进入保护区门票,每人 48 元。游船上有不少老年人,有的还坐着轮椅,舒心快乐有说有笑,原来是来自附近地区的一班退休老者,澳洲社会福利很有保障,他们都是集体组织来度假游览景区的。

 

在游轮上回望市区和维多利亚大桥。布里斯班河水黄中带绿色,咸水,为海水倒灌进入大陆河道。

河畔建有小楼,家家均配私家游艇码头。

 

布里斯班河的沿途风光极美,仿如一幅移动的画卷。两岸有郁郁葱葱的林木,更有设计风格各异、美丽诱人的房屋掩映在绿树花丛中,每天两次潮起潮落的河水(海水)缓缓流淌,就像我们的母亲河珠江,穿过了万水千山,即将汇入茫茫大海 ……

 

绿树丛中的一栋漂亮白色别墅,打出“出售”的横额,很让人心思思。不过想想就算了,千好万好还是自己家乡最好。

沿途经过多座连接两岸的大桥,蓝天白云衬托下特别宏伟。

船长特别提示,岸边的一片树林里,枝头倒挂着一只只黑色的大蝙蝠,那是当地特有的品种——狐蝠,白天睡觉夜间出动觅食。

这里并列四座桥,古老的石桥、钢木桥、铁桥、拉杆钢桥.....

每家每户的小院都收拾得很精致,种花种树,绝无雷同。不像我们国内的住宅小区,就像一排排军营,千家万户一个模样,走进去往往都会迷路。

此景色如同一张精美的风光明信片

 

到自然保护区(实际就是河畔一个小动物园),我们第一次亲眼看到了世界唯一还生长在澳洲的国宝——考拉树袋熊,毛茸茸笨笨的很可爱,不是抱着树杆睡大觉,就是嘴馋不断吃桉树叶子。零距离和袋鼠,鸵鸟玩耍,观看澳大利亚野狗等。

 

在门前停车场巡逻的火鸡

穿一身华丽羽毛的鹦鹉在保护区门前迎宾

刚踏进保护区就发现草地上有一只大蜥蜴虎视耽耽望着我们,大惊小怪很惊奇。不过后来看到山坡树下都有不少呢。

澳大利亚的象征和国宝之一——袋鼠。澳大利亚的袋鼠共有50多个品种,大的体重有200公斤,小的则像一只猫。袋鼠跳跃力很强,奔跑时速可达60公里。曾听说公路开车经常会遇到窜来窜去的袋鼠群,不过我们此行除了在保护区见到外,根本没有机会再见芳颜。

藏在妈妈口袋中的袋鼠宝宝。袋鼠繁殖不快,每次只产一只小鼠,而且还是不到1克重、不足2厘米长的胚胎。胚胎要在妈妈袋子里吃奶生长9个月后才能成为小鼠,而要经过4年的时间才能发育成为一只健全的大袋鼠。

保护区里的考拉——树熊。在土著语言里,“考拉”是“不饮水”的意思。

一对相亲相爱的树熊。考拉憨态可掬,滑稽可爱,很讨人喜欢。只见它们笨头笨脑地抱着树干睡觉,或是不停地吃桉树叶,很难想象居然会有“绝招”——从一棵树枝上纵身跳到几米外的另一棵树枝上。

树熊生性温良,不易发怒。不过我们倒荣幸地见到“考拉”被激怒,三只混战打架的情景,据说是考拉哥哥在争MM的芳心。愤怒的树熊发出像婴儿似的啼叫声,工作人员赶忙过来劝架,好笑的是,仅几个会合,就有一只战败迅速逃离战场。

 

清风中飘溢着桉树的香味,坐在河畔长椅,吃着自带的面包饼干加茶叶蛋,一边喂大胆飞到身旁讨食的小鸟、野生小种火鸡和蜥蜴。看眼前美好景色,心情实在太轻松舒畅啦!这才是我们向往的享受人生呢。

 

桉树是澳大利亚的国树,遍布全洲,品种达500多种,高的可达150米,矮的也有5米高。开火红、粉红、乳白色的花朵。布里斯班河两岸都长着高大的桉树。

红黄两色的鸡蛋花,见过吗?记得广州文化公园内也种有几棵这样花色的鸡蛋花树。

 

归来时还早,走下码头,按“旅游指南”指示,我们徒步逛市区。由亲水秀丽的南岸逛到商业中心区北岸,悠然步过专为行人建造的跨江大桥,经过大学区、皇家植物园,浏览观光历史遗迹的老建筑、崭新的高楼大厦 ……

 

波光粼粼的布里斯班河日夜流淌,远处是日益发展的现代化新城市。

如果让我们选择,应该会更钟情宁静淳朴的乡村田园生活。

和中国拥挤喧嚣的大城市相比,这里根本不算得上“繁华”。

在南岸望江北商务区。

这个城市沿蜿蜒的布里斯班河而建,既有现代城市的繁华,也有乡郊城镇的幽雅,更拥有黄金海岸的无限风光。南岸建有长而宽阔的滨江路,歌剧院、供人们娱乐休闲的多个公园。

很喜欢这种澳洲到处可见的紫色花儿,在阳光下自由开放。布里斯班近南回归线,属温和的亚热带气候,平均日照7.5小时,四季常青,冬暖如春。不过这里干旱缺水,旱季甚至要靠从深层地下汲取地下水来解决生活所需。

政府为方便行人安全过江,近年特地拨款修建一座新颖美观的跨江大桥,只能步行和骑自行车,我们亦轻松自在地从桥上走过。

步出市中心区内种植珍稀树木花草的皇家植物园,迎面就是昆士兰州议会大厦。

街心花园中的一尊英国女王雕像,栩栩如生。1770年8月,英国皇家海军“努力”号的詹姆斯.库克船长在澳大利亚登陆,并升起英国国旗,1788年1月26日英国宣布对澳洲大陆享有主权,澳大利亚开始了作为英殖民地的历史,以后这一天也就成为了国庆日。

这座在市中心的古老建筑物很有韵味。

年轻的街头艺术家用手蘸着油墨作画,奇特的创意引起路人围观。

澳大利亚一景。我们戏称这种整日游荡城中,专捡垃圾食的动物为“垃圾鹤”。看它那长而尖的长嘴巴,可以很准确灵巧地将食物叼起,而站在身后的海鸥,正等着打扫战场呢。

 

回来自己动手煮饭,还是番茄牛肉,还加了鸡蛋饭。饭后煮准备明天吃的茶叶蛋,突然,砰的一声爆响,随即见国内带来的小电锅插头处冒烟彻底烧毁,呜呼!只得报废偷偷丢弃,又是假冒伪劣产品!

晚上继续“刨书”做功课。今天主攻下一站墨尔本的活动行程。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澳洲篇 (一)(二)(三)(四)(五) 新西兰篇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