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金秋新疆行(二)


穿越天山

清晨六点,人们还在熟睡的梦乡里,我们就匆匆下火车,走出库尔勒火车站。由乌鲁木齐前来接应的司机和“沙漠王”早已在等候了。早饭后出发到库尔勒与塔什店之间陡峭峡谷中名副其实的“铁门关”(被狠狠敲诈门票款一笔)。

位于库尔勒北郊、设于晋代的“铁门关”。是南北疆交通天险要冲,古代丝绸之路中足咽喉,兵家据险扼守要地

畅游博斯腾湖的莲花湖芦苇荡。这是天山南麓中国内陆的淡水湖,也是孔雀河的源头,湖水面积近千平方公里,湖面浩瀚,水清澈见底,四周长着粗壮茂密如墙的芦苇,偶尔还见到野鸭水鸟出没。在此我们还集体上演了一场惊险的“快艇冲芦苇”喜剧呢。快艇箭般穿梭在芦苇荡中,激浪飞溅,心绪飞驰 ……

莲花湖离库尔勒25公里,是博斯腾湖相互串通的小湖沼之一,也是孔雀河源头

湖以盛产莲花得名, 湖水靛青黛蓝,水域开阔,明澈见底

我们乘坐的快艇在挺拔密如墙的芦苇荡中穿行,不禁想起江南水乡的“沙家浜” .......

 

“沙漠王”沿着天山山脉心脏间的盆地由南疆向北疆行进。经南北疆分路口不远的巴仑台。下午进入我国第二大面积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已是深秋,广阔的草原不见绿草和繁花,打过的草浅且枯黄,真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啊。成群的羊儿、马儿,无边无际的秋草在夕阳的照耀下泛着金光,景象同样壮观。这里有我国最大的天鹅湖,可惜行车 50 里寻觅仍不见踪影,或许就像我们自创打油诗所言:大天鹅没有来,中天鹅飞走啦,小天鹅呢?哈哈!让癞蛤蟆吃掉啦!

寒夜留宿高原小镇巴音布鲁克简陋的涉外旅馆。

途中遭遇“绵羊大军”,“沙漠王”也得老老实实让路。那是高山牧民冬季转场,将长膘的羊群赶到有草的低地,沿途顺便也贩卖

这里是天山山脉高地。草场、河流和连绵起伏的山峦,山下的草地上还有洁白的羊群

天山深处的巴音布鲁特草原(天鹅湖)。海拔2000-2500米的高山湿地湖泊,盛夏尤其优美,可惜已不见天鹅踪影

深秋的草原已不见层峦叠翠、绿野无限的景象。夕阳把打了草的大地渲染成金灿灿一片,极为辉煌

第二天早起,“沙漠王”打不着火,无奈,几位男士只得舍身合力推车,牛力出尽,几乎高山反应,幸亏“沙漠王”还能坚持工作,继续将我们带往新的旅途。

除了戈壁和沙漠,新疆有水的地方就能见到绿洲和森林

那拉提草原是天山山脉中的一片高山草原,美丽而富饶,主要居民为哈萨克族。和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相比,这里气温较高,雨雪水丰沛,山高林密,我们骑着骏马,漫步在水草茂密的广阔草原,穿行在云杉雪松的高岭,遥望蓝天阳光下的雪峰,山脚下依稀可见的金色农田和村落,悠然自在的羊群,嘿!终可一见“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景色了。

此时各位心情盛开,不管是否走音走调,放开喉咙高歌一曲亚克西!骑马每小时 20 元,每人骑 3 小时,男士们还趁机策马扬鞭,大显身手,在草原上尽情驰骋,可真过足了瘾,即使被颠到全身骨痛甚至皮伤肉裂也在所不惜。

那拉提草原海拔1190米以上,是一个高山河谷草场,当地人们生活水平较富裕,照片右下角堆放的是打好的干草

这里拥有西天山中部突出的自然形态,宽敞的河谷、周边起伏丘陵,是哈萨克民族的居住地

傍晚到达伊宁市。入住“依力特大酒店”(一种新疆名酒的名字),与昨夜寒舍相比,仿佛进了宫殿。到附近的小店吃涮羊肉火锅,几杯小酒徐徐下肚,更有飘飘然上天堂的幸福感觉。

 

经过昨晚的修整,今天“沙漠王“精神抖擞,整装待发,准备闯过全程最艰难走的全线烂路,将我们送往天山北岸的奎屯。

早餐后马上出发,途经久闻盛名的伊犁河,“伊犁河水翻波浪”,现实中的伊犁河远不如歌中描绘得那么美。

伊宁市郊外的伊犁河。这是新疆流量最大的内陆河,河水泛着浊浪流向远方

专程到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霍尔果口岸,购得小礼品若干,看来除了前苏联硬币外,所卖几乎全是内地加工制作的假、冒、伪、劣产品!经芦草沟,紧接又翻越连接南北疆的果子沟,果然山势险峻,深沟激流,林间景色已明显与南疆不同。

在寒风夹雪雨中匆匆路过新疆最大的咸水湖——赛里木湖,“赛里木”是哈萨克语,意为“祝愿”。碧水蓝天,天水一色,风很猛,蔚蓝色的湖水拍打着石岸激起阵阵数米高的雪浪花,远处是连绵起伏白雪皑皑的山峰,真是一个纯净世界!更让你难以相信这里竟是海拔 2073 米 的高原!

赛里木湖为全国海拔最高、面积最大(457平方公里)的高山咸水湖泊,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中形成的“地堑湖”

湖水碧蓝,涌起雪浪花,海天一色,烟波浩淼,看照片你决不会想到这竟是新疆高原

突然一条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映入我们眼帘,它神话般静静悬挂在蓝蓝的天地间,离我们是那样近,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或许这就是赛里木湖为远方来客送上的一份美好幸运祝愿吧!

因修高速公路,也没有设临时便道,所有行车被迫走全线烂路。我们并不苗条的五人像沙丁鱼般挤在车里,“沙漠王”不负众望, 在泥泞深水坑中如潜水舰破冰船勇往直前,所向披靡。经过 300 多公里的颠簸松骨挣扎,深夜 11 点多,浑身泥水、面目全非、筋疲力尽的“沙漠王”终于停在灯火辉煌的奎屯宾馆前。

天苍苍,地茫茫,千里单骑无人烟,置身此处你会被博大自然所深深感动

 

奎屯到克拉玛依一路顺风。途径中石油的采油基地,一座座戏称为“磕头机”的泵油机正在一上一下辛勤地工作。

油田采油机,又称“磕头机”,滚滚原油正从地底源源不断采集上来

克拉玛依市建于 1955 年,随着克拉玛依油田的开发和建设,当年无数热血青年满怀豪情来到戈壁沙漠,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贡献青春和汗水。如今整齐宽敞的街道上,绿树成荫,鲜花盛开,就像熟悉的名歌“克拉玛依之歌”中描绘的那样,再也看不见荒凉寂寞,这里是一座富有现代化气息的美丽石油新城。

石油之城-克拉玛依的城市生活区一景

“友谊馆”剧院旧址前。如今这里已改成绿化广场,花红草绿,孩子们追逐欢笑,一派生机,我们为平安而默默祈祷,但愿历史悲剧不要重演!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友谊剧场遗址--永远的阵痛,我们忘不了数年前的那场无情烈焰,让300多个花季少年失去了生命

下午,与新疆画报组织的“金秋摄影旅游团”人马会师乌尔禾。来自全国各地及日本的摄影发烧友男女老少共二十多人(另配有摄影武装长枪短炮几十杆),加上我们及今天才从广州赶来的几位朋友,两部中巴开路,将前往北疆的旅游胜地喀纳斯及沿途特色景区探美。

傍晚,驱车到魔鬼城看日落。

茫茫戈壁滩上耸立着一座“魔鬼城”,那是大自然独具风格的杰作。据说入夜之时,狂风在土石山中穿过,就会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很恐怖

夕阳映照下的土石,像一个沉思的巨人,在千古岁月里迎来送往每一天

落日辉煌。没有听到魔鬼的狂嗥,只有漫天绚丽彩霞,其实人生的黄昏也可如此精彩

当晚新老团友齐聚乌尔禾小镇破旧小旅馆,开始了新疆游的二部曲。

 

金秋新疆行 (一)(二)(三)(四)(五)(六)

金秋新疆行 (一)(二)(三)(四)(五)(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