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2010秋西北游 之十二

大漠双骑


 

天刚亮,两位骑士已早早起床,第一时间到餐厅填饱肚子。然后穿衣戴帽全套武装骑车出门,按原计划 8:00 准时向西北方向前进。和尚经验老道可狮子是第一次上远路,尤感兴奋。

清晨气温还很低,虽备有薄薄围脖,可要顶着寒风用力踩车大口呼吸,不一会就鼻涕涟涟,手要紧抓车把,边骑车手还得不停擦鼻涕,不到半天狮子就用完一包纸巾,很是狼狈。我们身上套上香港朋友特地送的反光安全防护背心,狮子的是“香港国际机场”,像警察专用品,而和尚穿的与环卫工人相差无几,怪不得当我们穿着背心大摇大摆骑车进入城镇,扫大街的工人总会用亲切眼神给这两个家伙行注目礼呢。

巴(巴彦浩特)—吉(吉兰泰)路是刚修建通车的省一级公路,收费站还未开始启用。两个蒙面女侠在平整宽阔的单车道上卖力骑行,时而上坡时而下坡,你追我赶,路好车好骑车很爽,时速约 13公里 。

 

大漠双骑——老B赐名:大傻加二傻。

新手上路。第一次骑车走在祖国大西北的大道上,心情格外兴奋,脚下生风特别带劲。大漠荒原往往几百公里才有居民点,自然条件的限制无法全程骑车,但我们志在参与,当然,有机会定尽量骑车。

 

中途要方便就在路旁“打游击”,顺手戈壁沙地里采了一大包绿油油的“沙葱”。 这是一种生长在沙漠中的无污染野生蔬菜,遇雨即可生长,耐旱抗寒能力极强,无论在炎热干燥的暑夏,或在严寒地冻的隆冬都不会死亡。途中看到有人开车到野地采集,沙葱可作风味独特的凉拌、炒食、做馅、调味。

路上很少汽车,偶尔有车从后面赶上,有的会放慢速度好奇靠近两位“奇士”,哇!还是女的!不由竖起大拇指大声为我们加油。一公里、两公里,两人一鼓作气骑了近七十公里,腰腿酸痛,肚子也饿了,掏出行囊中的干粮——熟鸡蛋、小蛋糕、饼干、肉肠,外加苹果......躲一处背风处狼吞虎咽,舔舔嘴痛痛快快喝足水,歇歇脚,然后跨上车继续行进。

看看,这就是沙葱!不到一会儿就采了一大包。沙葱星星点点散布在大地上,当地人很爱惜这些沙漠中难得的草儿,采集时很小心,绝不会连根拔起,他们希望沙葱来年再发绿芽。

真没有想到,干旱贫瘠的土地会长出这样葱绿的植物!一小簇一小簇从沙土中冒出来,远远望去犹如铺上一层薄薄的绿毯。在南方对旺盛绿色植物习以为常,而在荒漠能见到代表了生命的绿色格外惊喜。

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昆仑山上一棵草》,这些是疾风中紧紧扎根大地,沙漠中顽强活下来的草,不少草头还勾着一团白色毛茸茸的絮绒——很奇怪。后看科教片才知道,原来是沙漠植物的种子。

 

中午二点多随军后勤部长老 B 开车追赶过来,两人干劲十足不愿坐车,继续骑行至一个灰尘滚滚、停驻多辆大货车、仅有几间小平房(修车店+餐厅+住宿三合一)的三岔路口。总指挥、长征老干部郑重宣布该处就是我们今晚下榻之地,名曰:金三角。

下车走进路边“大车店”一瞧,哇!挤着三四张小床,没有窗户的小黑房间烟熏臭脚味当场把狮子熏得几乎昏倒,问:厕所在何方?店小二遥指屋外(和尚颇有经验告知肯定极脏无法下脚,宁肯露天打游击也不能光顾),看到那多年未洗肮脏的床单被铺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此时的老 B 黑口黑脸乌云密布,今早才离开阿拉善左旗豪华大酒店哪,这样的住宿条件实在无法忍受(别说上网,房间内连一张桌子椅子都没有),简直就是自虐!!女骑士面面相窥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最后妥协决定遵旨转道前往离金三角约 30 多公里远的吉兰泰县城,估计会有条件稍好的旅店。于是把两部自行车固定在汽车后面——车骑车。

 

金三角就是三岔路口,有几个店铺专为抛锚汽车和长途驾驶大货车的疲惫司机服务。此时正值烈日当头下午三点多,满载的大货车轰隆隆地从身旁开过,扬起的灰沙让我们睁不开眼睛,继续往下一站前进吧,距离还有好几百公里远。

狮子不敢吱声,眼巴巴看着老 B 撅着嘴气鼓鼓将自行车安放到车位架上。狮子身上穿的那条名牌运动裤经过今天后就永远消失——估计遗漏在吉兰泰宾馆里了。

 

吉兰泰因盐池而著名, 盐湖自清朝乾隆元年(1736年)开始开采,至今已有 270 多年的历史。“ 吉兰泰 ” 为蒙古语,意为六十,原因盐湖总面积120平方公里,盐层覆盖面积 60 平方公里,故取之为名。整个盐湖呈椭圆形盆地,盐层平均厚度 3-5 米, 最厚 5 ~ 6 米,原盐总储量达 1.1 亿吨,是中国内陆大型盐湖之一,更是阿拉善重要的盐化工业基地,人气较旺。当晚入住盐业公司的银湖宾馆,条件与金三角“大车店”——蚊同牛比。

晚饭 75 元,席中添佳肴——和尚主理的沙葱凉拌。饭后散步闲聊,抬头满天星斗,听说今天骑车有 83 公里 ,狮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开门红记录,顿时有点儿飘飘然。老干部告诫:任重而道远,万万不可轻敌,今天路好走风不大是很重要的因素。而且晚上热水泡脚,别忘了揉“活络油”按摩松骨!

泛着白花花盐碱的大地

宾馆门前一株沙枣树果实累累,摘下一颗送进口中尝试,又苦又涩赶紧吐出。很久前曾读过一篇赞颂沙枣树的抒情散文,沙枣是一种极少能在戈壁滩上生存下来的树,开散发出馥郁清香的小白花,果实小而酸涩。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沙枣。像北方大多数灌生植物一样,沙枣树矮小不挺秀,更有点土气。它深深扎根于北方大地,面对恶劣的环境也不后退,很像镇守祖国边关的勇敢卫士。

曾经看到路旁有一只被撞死的羊,老 B 说:千万不能停留更不能“顺手捡羊”,如被当地人逮住就麻烦了,非要狠狠敲诈一大笔钱呢。

天上没有一丝云彩,一条望不到尽头的路,百里渺无人烟,只有老老实实“车骑车”了。

架上两部变速车,挂架似乎不堪重负摇摇晃晃(按设计说明可放三部车),走了一会儿固定拉带松了,架子偏移原位,磨花了车油漆......幸亏回头察看及时发现,要不半路把车子丢失就大件事了。

重新把车挂上去,终于弄清楚怎样安装才是最佳最稳妥的固定方法,此后一路没有再出问题。由此想到,不过少了一张安装示范图而已,假若厂家能认真负责多为用户着想,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事了。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