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如意坊记事之--靓妹蒙难记

 

 

靓妹是如意坊狗狗中的大姐大,芳龄两岁半,出身不明, 2006 年初夏由朋友花 30 元从市场买回来。

 

在我们心目中,靓妹可是狗类的佼佼者:精明醒目、活泼健康、忠诚卫主 …… 有时会和家中的狗儿撒野逞威,遛狗时会趁我们不注意窜到垃圾桶寻食(偶尔经过食品小店小摊,也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叼起战利品后逃之夭夭),甚至几次主动偷袭咬伤上门收旧货报纸的、送票的、经过家门前的村民 …… 虽屡犯错误,不过仍是最让我们喜爱的狗狗。

 

靓妹长大了,带有祖先腊肠狗的遗传基因,修长的身子,稍短的四蹄,全身金黄色的短毛,耷拉着一对闻风而动的大耳朵,琥珀色的眼珠子机灵骨碌碌转。平时在家忠于职守勤于巡逻,稍有风吹草动即时出动,率众狗满院子上跳下窜连连狂吠。野地里狗儿玩耍靓妹最爱悄然无声潜伏草丛窥视动静,猛地英勇杀出冲锋陷阵,追逐撒欢疾跑像似一阵旋风,春风得意精力旺盛格外神气。

 

刚来时的靓妹不到一个巴掌大,眼神怯生生的,有点儿胆小。图中的靓妹因在家里随地大小便被教育——打屁股。摄于2006年6月。

 

调皮爱玩馋嘴的小家伙。清晨我们带狗狗到村里的晒场去,刚收的麦子和麦秆堆放在地上,靓妹和仔仔(另一只可爱忠诚的小狗,不幸一次狗瘟中病逝)在金色麦秆中间兴高采烈地追逐玩耍,打滚。

 

吃得多吃得好也长得快,不到几个月靓妹就出落成个花姑娘了。瞧,有模有样呢。摄于2006年初秋。

 

靓妹和仔仔 。靓妹能“站”起来,而且站立时间挺长,很逗人喜爱。

 

漂亮靓妹当然少不了围着团团转的男友了,尽管我们百般不情愿,靓妹还是当了两回妈,频频给如意坊带来狗丁兴旺。每窝都生下六只狗宝宝,我们实在无力抚养,除第一窝留下的“肥仔米”外,其余忍痛割爱转送他人抚养(到市场卖过三只,总收入 35 元)。

 

为靓妹的“计划生育”我们绞尽脑汁采取种种措施,非常时期丝毫不敢放松对其一举一动的严格监视,有次还逼它吞服 24 小时有效的避孕药呢(人类用药, 15 元两小粒奇贵,也不知道是否假药)。不过一切努力无济于事,某天终于很失望很无奈地发现,唉!靓妹丰乳肥臀又有喜了。

 

来客多可是狗狗们开心之时了,残羹剩饭让它们的伙食质量大大提升。营养好吸收好,靓妹日渐大腹便便,往日多管闲事的它也变得懒洋洋了,整天钻进狗屋睡大觉,而且这回肚子特别大,身子臃肿甚至连它的房门也难进出,老 B 只好两次动手把门洞凿成月亮门。

 

俏靓妹,戴红花。摄于家中庭院花圃前,这时的靓妹似乎很斯文,颇有端庄秀丽大家闺秀的风度呢。

 

无法知晓预产期只能加强观察,奇怪!看靓妹照吃照喝照睡毫无动静,我们忐忑不安等待狗宝宝出世。

以下是《如意坊的日子》日记中的摘录:

 

2008 年 8 月 27 日 下午六点多钟,靓妹开始产下第一只狗宝宝,到晚上九点多陆续顺利产下健康活泼漂亮的狗狗。生产过程直到 28 日早上。按捺不住关切之心,我们轮流偷偷到“产房”探看,只见往日最馋嘴的靓妹忙着照看哺育它的六只小狗,顾不上自己吃喝,世上所有母爱都同样是那么伟大无私。

 

下午发现靓妹不对劲,一整天都没吃一点东西,肚子还是胀鼓鼓,连走路都没精打采,从来精力旺盛的靓妹病了。我们估计它肚子里还有未生出来的小狗,傍晚打电话向宠物医院的小黄医生咨询,狗命关天事不宜迟,开车把靓妹送往医院急诊。

 

发烧 40.5 度,拍 X 光透视(一张胶片 45 元),隐约见一个黑影,是小狗!医生判断说应还不止一只。原来凡未产完小狗的母狗是不会进食的,赶紧吊针消炎、加强营养能量、催产 …… 优惠价 90 大元。靓妹还要带病喂养六只狗宝宝呢,希望明早看到顺利生下小狗并恢复健康!

 

出门遇邻居,正为靓妹难产心急如焚的狮子马上迎上前请教,或许能问出什么民间医治土方灵药,只见她不紧不慢笑着也很认真地说:嘿,小狗扔掉就行啦,母狗也可以杀掉吃嘛! …… 天!天杀!村民的回答让我们目瞪口呆无以对答。不过为了救靓妹减轻负担,我们也只能趁它离窝走开偷偷将其中四只小狗抱走藏起。

 

人狗亲热其乐无穷,手中抱的袖珍狗大名萨其马(用一包萨其马换回,2007年元旦不幸病逝)。虽然不是富贵名狗,可都是我们心头的宝贝。

 

29 日下午,一面要喂奶哺育六只嗷嗷叫的小狗,仅靠喝一点儿凉水、连走路都没力的靓妹拼力生出半只死去的小狗,何谓半只?只因还有一半卡住出不来,老 B 奋不顾“臭”——当助产士,用手将已变臭腐烂的小狗扯出来 …… 。还不能松一口气,傍晚时靓妹已放弃自己的小狗不愿喂奶了,看靓妹的肚子依然圆滚滚,不肯吃东西,拖着发软的腿四处行走恶臭不断流淌,只好转移到如意楼二楼洗手间独住。

 

奄奄一息的靓妹快不行了,我们心痛地看它目光游离瘫倒血污中。晚上两人再次开车送到宠物医院,医生说应还有小狗未生下,再次打吊针输液消炎催产,尤其加大能量素。我们已经尽力,只能默默祈祷靓妹能自己搞掂,否则要开刀剖腹产(开口价 280 元),而且还不一定能救活 ……

 

回来时黎姐告知六只狗狗已丢弃,唉!如今我们也只能狠狠心了!深夜经过村口,听到路边一个小纸箱内有“叽叽叽”声传出,过去打开一看,正是我们那六只可怜未睁眼的狗狗!生死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有好心人收留!

 

30 日大清早,狮子起床赶紧奔向靓妹产房——哇!恶臭熏天满地污血,浑身湿透的靓妹蹲在血泊中,纸箱里有一只死去的小狗!下午又去查看,清理过新铺的厚报纸浸满血水,角落里又恐怖见小狗尸体!谢天谢地,此时的靓妹终于把九只小狗全部生下,但已精疲力竭全身发软站都站不稳了。

 

看来光喝葡萄糖水也难救命,两人只得又不顾一切火速开车进城,还是吊针消炎能量素,还打了 30CC 血清( 70 元,抢钱!比人类输血还贵) …… 小黄医生笑咪咪地对我们说,这回靓妹有救啦。当然,这几天她的荷包也收获不少哩。

 

31 日早,大难不死的靓妹终于逃过生死一劫!只见它的眼睛终于有了一点点神气,呼唤它的大名时低垂的尾巴也会摇晃两下了,能舔几口葡萄糖水(要稍加点盐),胃口欠佳不过还是勉强吃了一个鸡蛋黄。今天小雨天气骤冷,垫上厚厚的报纸和柔软旧布,靓妹可以回它的小窝住了,静静地卧床养身子。晚上喝热牛奶。

 

9 月 14 日 中秋节,老天爷终于结束了多雨的夏日,太阳从云层中露出笑脸,晚上新老朋友共聚一堂赏月喝茶吃月饼吹水聊大天。又圆又亮的月儿高挂在夜空,皎洁的月光如水银洒在古镇外的玉米地里,凉风阵阵迎面吹拂秋高气爽实在舒畅宜人。月色下带着如意坊的狗狗们走在空无一人的大道上,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靓妹已恢复元气蹦蹦跳跳很生猛了。

 

靓妹小时候出浴裸照。恶作剧地在她的心口和肚皮上盖了一个红彤彤的大印——丽江束河如意坊。看看,靓妹露出了一副可怜巴巴无可奈何的神情。

 

靓妹很会享福,居然把我们晒花生的竹筛当作沙发大床,闭目养神暖洋洋好自在

 

在束河清澈泉水中裸泳 ,吸引了众多眼球。靓妹身体很棒,除了定期打预防针外从来没有光顾过宠物医院。不过这次难产就大锅了,几乎丢掉小命。

 

谁能料到,又有一场新难等待着靓妹呢!

 

2008 年 10 月 8 日 上午,和宠物医院小黄电话落实后带靓妹上车。每当想起靓妹难产的惨状我们就不寒而栗,长痛不如短痛,终于下决心给它落实计划生育措施“结扎”,彻底搞掂无后顾之忧。

 

离医院越近靓妹显得很不安,发出恐惧的低鸣,似乎有不祥的预感(相信动物的第六感觉要远胜人类),我们轻抚着她的脑袋安慰:唔使惊,就一小刀搞掂,以后照样可以风流快活。交 160 元。小黄递过一张“绝育”手术生死合约,要求我们作为家长在上签字,对我们的犹豫和担心,小黄一脸不以为然:手术嘛不免会有风险啦,不过这种手术已很成熟,基本无恙大可放心 ……

 

靓妹打过麻醉针渐渐沉睡,一个多小时后半醒的靓妹终于从手术室抱出来,,咦!肚皮上赫然见一条足有半尺长的新缝刀痕!不禁纳闷,不就是区区一刀么?问小黄方知并不是“结扎”那么简单,而是将全部生殖附件割除 …… 呜呼!靓妹竟无辜被阉割了!没想到一刀就把靓妹的幸福全断送!两人大眼瞪小眼无言面对已无可救药的结局。愤怒地责问小黄医生,回应的竟是麻木冷冷的神情。

 

手术后靓妹痛苦不堪,全身颤抖呜呜呜地哭号着,一头扎进小窝里的乱布中,拼命撕套在脖子上的塑料头罩,实在不忍心!半夜给她喂了些热莲藕排骨汤,这家伙身体基础好,但愿早点痊愈!我们很担心靓妹成了“太监”后会不如从前那样灵敏精明。

 

医嘱七天后拆线,伤口愈合期不能外出。可第四天靓妹已耐不住“软禁”了,趁黎姐清晨开门跟着一溜烟出家门。等狗狗们一身泥水兴致勃勃齐齐归来时,老 B 发现靓妹肚子的伤口开裂约十公分长的口子!好险,幸亏肠子未漏出来。

 

又开车直奔医院。活生生用针缝肚皮,靓妹这回又要遭罪,痛得发癫乱咬人(最后唯有五花大绑),龇牙咧嘴直打哆嗦。心痛内疚之余暗想,不知它是否会怨恨我们呢?老 B 伤感道:看来以后的靓妹要更名为:小靓子啦。

 

此为《靓妹蒙难记》。

 

2008 年 10 月 17 日 整理于广州

第一次当妈时的靓妹,正怜爱地看着自己六只肥嘟嘟的狗宝宝。其中四只的老窦是我们如意坊的小帅哥靓仔,而两只白毛狗狗的老窦不知是何方大圣(不管如何威逼利诱,靓妹均拒不交代)。伸头出来作怪的小家伙后被我们留下来,起名为“肥仔米”。 摄于2007年六月。

 

2007年新春,我们和广州朋友来回十个小时,走崎岖山路到海拔约3100米的玉龙雪山西侧高山湖——文海。此时正值寒冬,四周群山覆盖积雪,湖畔草甸干涸露出大片黄色的枯草。大家都觉得有些累了,只有靓妹精力十足,在枯黄的草甸上欢快地撒欢。

 

我们经常率领如意坊的狗狗爬山,最喜欢去的是对面九鼎龙潭的后山,那儿有苍翠的柏林松林和长满绿草的坡地。狗儿们往往相互追玩,尽情撒欢,比起城市高楼深院里整日坐监的宠物它们真是太幸福啦。图为剧烈奔跑运动后小憩的靓妹,开心得吐出了舌头。

 

首页 驴记

首页

驴记